0

编者语:

比起通过复杂模型设计得出的交易策略,不少华尔街业绩斐然的交易员发现:心理因素也是关系到交易能否制胜的重要方面。有趣的是,许多在现实生活中的优良品质在交易中却可能成为不良品质。比如,一些研究表明,自信与交易的净利润呈现出负相关,成为交易中获利的不利因素。人是市场的参与者,无论是自动交易还是智能交易都无法脱离人的因素,因此,克服人性的弱点和优化交易者的性格也应当是市场制胜的关键。

文/徐程(香港金融管理学院中国对冲基金研究中心主任)

金融交易的心理因素越来越被重视了,原因是在量化的时代,一些从事模型设计的技术型专家虽然找到了胜率极高的交易策略和方法,但还是亏欠累累。因为交易的思想和策略是由人创造的,计算机不过是把人的思想量化为程序而已。于是华尔街的顶尖交易家得出一个结论,交易能否制胜至少有40%是心理因素决定的。

过去一直认为市场上的心理状态无非有二,一是贪婪(Greed),二是恐惧(Fear)。巴菲特有著名的论断: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但现在交易界发现,还有一种典型的心理一直被忽视,但实际上危害远在前二者之上。那就是希望(Hope)和期盼(Wish)。

说到“希望”、“期盼”,我想起一本书,书名就叫《被希望所诱惑》(Lured by Hope),是十九世纪印度(现为孟加拉国)的作家杜特(Dutt)的自传。我们冷静地想想,其实我们的人生就是在被各种希望和期盼所吸引、所诱惑。我们的生活动力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追求的各种各样的目标,并希冀着达成下一个目标。这些目标无疑就是希望。

推广及人类也不外如此。金融交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了达到财务上的解放和自由,也是奔着一个致富的目的而去的。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在从事具体的交易时,Hope是一种极端有害的心理状态。比如为了希冀价格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于是就不止损或放大止损;亏损的部位在市场回调时不逃生。高点位进去的希望市场会回来,股票深套可以坚持紧握在手六七年,不一而足。

究其根源,人类从进入文明时代后,希望就伴随其发展。古希腊有个很有名的故事,讲的是一个著名的雕塑师,叫皮格马利翁,或叫皮马龙。他用一根象牙雕塑了一个美少女,并深深地爱上了他的这一作品。他让她华服艳妆,天天期盼着她能变成活人,成为他的爱妻。为此衣带渐宽人憔悴。结果感动了美的女神阿芙洛狄忒(即维纳斯)。女神让牙雕的美少女眼睛灵动起来,皮肤渐显血色,真的变成了活色生香的美女从架子上走了下来。皮格马利翁如愿以偿地娶了他的作品为妻,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人间。这个故事后来被心理学界冠名以“皮格马利翁效应”(Pygmalion Effect)。

“皮格马利翁效应”很普遍。美国心理学家曾进行过一个试验:让一位校长告诉两位老师,说你们是全校最好的老师,我将把全校最好的学生交由你们管理和教授,希望你们能培养出全国最优秀的学生。结果两位老师果然不负重托,教出了最优秀的学生。后来校长告诉他们:“你们在学校教师队伍中只是平均水平,而我给你们的学生也是一般的学生。”可见是皮格马利翁效应起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最近一本关于交易心理学的书《交易中的心智优势》(Mental Edge in Trading)却指出,希望和自信是交易中最大的敌人。作者杰生·威廉姆斯是交易大师拉瑞·威廉姆斯的儿子。他跟踪访问了50位世界顶级的交易大师后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市场不抱任何希望,同时对自己的部位(Position)不抱希望,甚至信心不足。

作为心理学博士的杰生还发明了一套测试心理状况和性格的试卷,像托福考题一样是多种选择。通过选择可以发现交易者的个性是否适合做交易,已经在做交易的交易者有哪些地方需要注意和调节。这可能也是一种量化吧。

事实上,有许多在现实生活中的优良品质在交易中却是不良品质,如:坚韧顽强、满怀信心、勇敢勤奋等等。

在诺夫辛格的《投资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Investing)一书中,作者发布了他的研究成果,那就是自信与交易量呈正相关关系,但与交易的净利润成负相关关系。过度自信与风险厌恶有关:1.会选风险较高的股票;2.会选分散较低的投资组合。同时,研究表明单身男性交易者的自信度最高,因此交易的业绩反而不如单身女性交易者。

在书中,作者还列举了一些常见的交易心理缺失。比如,报复或翻本效应(Double or Nothing):“要么赢双倍,要么全输。”据研究,芝加哥的期货交易员如果早上亏损,下午都想冒险补回来,结果造成更大的亏损。

还有蛇咬效应(Snakebite),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许多交易员在某个金融品种交易中亏损过大资金之后,往往再也不会交易那个产品。笔者从事外汇交易近二十年,打开对账单发现从1998后我就不再做日元了。原因就是在1998年,我的朋友在日元被干预后造成巨亏,他的脸我清楚地记得,就跟一张A4纸一样地惨白。我虽然不是亲自被蛇咬了,但看到前鉴也深受刺激,有兔狐之悲在潜意识中,因此不碰日元。

心理学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会发现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芝加哥交易所的窗玻璃上滴了几点雨,农产品价格突然开始飙升。其实产农作物的美国中西部天气晴好,产量并没有受任何影响。另外,诺夫辛格发现全球股票在晴好天气的收益率和在糟糕天气年化收益率差别很大。纽约的差别是15%,悉尼是33%,中国大约在23%。

市场的参与者是人,不管自动交易还是智能交易大行其道,仍然脱离不了人的因素。因此,克服人性的弱点和优化交易者的性格才是市场制胜的根本。(完)

文章来源:《陆家嘴》2014年10月刊(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