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克里斯平·欧迪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是索罗斯的门徒,默多克的前女婿。

克里斯平·欧迪从未对中国如此重视。欧迪资产管理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对冲基金公司,管理着128亿美元的资产)的这位同名创始人和首席信息官曾于2013年访问中国,但那次经历在他看来并不美好。时差问题是个杀手,整个行程就是不停地开会,而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发现任何可投资的项目。然而,在2014年春天,由于伦敦朗伯德街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乔伊利瓦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国成为了欧迪的主要考虑对象。

快速上涨的工资和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正在超过其生产能力。乔伊利瓦称,自2007年底至2014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上涨约21%(按美元计算)。

在12月份给投资者的启示信中,欧迪阐述了这样做的原因:“在2007至2009年间,我们投入全部资金以避免受到初次经济衰退的影响,因此为了努力应对增速放缓的中国经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盈余管理收入减少带来的各种影响,我们的处境很危险。”如果经济衰退,他又接着补充道,“则会发生新一轮债务违约危机。”他警告大家,经济才刚开始下滑:“现在还不能预见会发生什么——这么大的变化意味着经济形势极其黯淡。”

经过年初的稳定后,今年春天美国经济指标疲软导致美元贬值,而面对高出预期的数据,欧洲股票价格回升,这些均令投资者措手不及。4月份,欧迪欧洲基金竟损失了19.6%。

欧迪并不是唯一遭受损失的。鉴于各大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提振了市场,大部分对冲基金最近也在尽力获取高额回报。然而,欧迪却损失惨重。这让人们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失误,当时欧迪看跌行情,预测会出现新一轮通货紧缩,因而大量买进债券,但美国利率却迅速上升,债券价格暴跌,这几乎让他的公司破产。

对于其他许多经理人来说,如4月份一样下跌一整月——欧迪近25年对冲基金生涯中最糟糕的一个月——会招致灾难。但这位经验丰富、固执己见的投资者展示了其做出调整并恢复公司活力的杰出才能。作为历史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他了解经济学家凯恩斯的名言“市场维持非理性的时间会比你们想象的要长”背后的真相。虽然欧迪仍然很担忧全球经济态势,但他在4月下旬减少了持仓,并承认欧洲中央银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比他预期的更有力。

“当一切突然袭来时,事情就会像这个4月一样——砰地一声——市场说,‘不,现在还不是时候;量化宽松政策会拯救这一天的,’”他告诉记者,“我会立即选择恰当的方法。你必须减少损失,并进行重组。”

一只欧洲股票基金大举买进货币,并大胆预测中国的经济前景并不寻常,但欧迪不是普通的对冲基金经理人。虽然他一开始是只做多头的股票经理,但他效仿他最初的支持者乔治·索罗斯的风格,坚持投资自己认为有意义的市场。他也曾经大胆下注过,而且大部分都赢了。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说,“克里斯平敢做其他基金经理敢想不敢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欧迪有忠实的客户基础——大部分是高净值个人资金而非机构资金,他的客户理解他的策略并尊重他的投资才华。

从长远来看,欧迪的投资方式会为那些投资者带来收益。即使在4月份发生亏损后,他的对冲基金公司自1992年创立以来的年化收益率也高达12.51%。虽然欧迪在职业生涯中经历了三次亏损,但他也沉着地通过了一些最严酷的市场考验,他在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和科技泡沫破裂中表现强势,并在全球金融危机中胜出:2007至2008年间,他的欧洲基金收益率高达130%。

从统计上看,大多数对冲基金只有前三年的收益是最高的。欧迪是少有的能让收益持续增长的经理人。但他的表现很不稳定,他对此毫不隐瞒。“我会在不寻常的时刻创造收益,”他说,“但我也很擅长输钱。”

这句话具有典型的欧迪式语气——既傲慢又自贬,既坚持自己的信念,同时又很自然。作为一位破除传统观念习俗的英国人,他深受传统影响,却又对权威心存怀疑,他还拥有最佳的朋友交际网。

欧迪资产管理公司和它的同名创始人

欧迪资产管理公司不仅仅是欧迪个人的。该公司自创建起就没有搬迁过,一直位于格罗夫纳上街的早期乔治式城镇住宅内,离美国大使馆不远,但公司员工已增至113人,包括有投资、风险管理以及研究团队。该公司推出了各种基金,这些基金由投资组合经理经营,最著名的有蒂姆·邦德、费拉斯·阿尔·沙拉比、迈克尔·莱格兹、梅西·罗伯勒和经营20多亿美元的研究中心联席主管詹姆斯·汉伯里。汉伯里和邦德业绩优异,且都有较好的投资者基础。

欧迪和1995年进入公司、负责业务管理和开展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弗莱彻用心培养了一个多样化的投资者团队,这些投资者了解他们与首席信息官联合投资时能获得什么。“如果没有客户基础,你就不能成为一个逆向投资者。”弗莱彻说。

虽然公司有所发展,但仍要服从于创始人和首席信息官的古怪思维。虽然梅费尔住宅早已容不下公司的人员装备,但欧迪却拒绝搬迁,于是只能在角落里为后勤部门和市场专员建造办公室。欧迪的顽固让弗莱彻的工作更难做,却也让公司有了自己的特性和优势。正如弗莱彻所说,“对业务进行不合理的投入是很重要的。”

欧迪于1959年10月12日出生在霍瑟姆,这是位于赫尔北海港附近的约克郡的一个村庄。他有非常好的成长环境,曾就读于哈罗公学——著名的男童寄宿学校,十六岁进入牛津大学,并于1980年从基督教会学院的历史经济学专业毕业。

欧迪获得了财富意义上的成功(2013年他的收益超过了2200万美元),并过上了优越的生活。他拥有一座18世纪的乡村城堡,位于英格兰与威尔士的边界附近的迪恩森林内。他可以在那里纵情于最喜爱的乡村活动,比如打鸟和钓鱼。

欧迪先在伦敦的一家小型股票公司任职,后又迅速跳槽至亨德森霸菱管理公司(香港亨德森太平洋)管理公司与伦敦商业银行的合资公司)。

欧迪的社交生活与他的商业生涯一样短暂而辉煌。1985年,欧迪与澳大利亚出版业大亨鲁伯特·默多克的大女儿普鲁登斯·默多克结婚。

婚姻只维持了不到两年,但他一直与前岳父的传媒帝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经常持有的股票之一就与默多克的欧洲卫星电视业务有关。

1991年,欧迪与尼古拉·皮斯结婚,尼古拉来自富有的贵格会家族,这个家族曾创建了巴克莱银行并帮助过史密斯纽考特证券公司的总经理,该经纪公司后被美林证券公司收购。

然而,欧迪开始对工作感到焦躁不安。1989年,霸菱将其资产管理业务合并到霸菱资产管理公司。这个变化意味着欧迪会失去很多自由,他因新制度要求采取集中的股票筛选和选择程序而感到烦恼。也许这是个好方法,但并不适合喜欢自己做主的人。此外,他觉得自己也需要改变。“在做多头资金和机构资金长达15年后,我开始感到十分厌倦,”他说,“厌倦是一个人最不想要的东西。”

霸菱高级主管克里斯多夫·希斯将欧迪介绍给吉拉德·马诺洛维奇——乔治·索罗斯的新兴市场交易员。马诺洛维奇又将欧迪介绍给了索罗斯和出生于匈牙利的投机商助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

欧迪说:“结识这些人令我十分激动。实质上,最重要的是你能为他们创造多少收益。”

索罗斯只投资对冲基金,而欧迪过去只是做多股票,因而必须进行一些改变。欧迪做出了改变:1992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欧迪资产管理公司。

穿越牛熊

欧迪的基金开始时表现良好,6月份开始发行,当年年底就已上涨12.5%。但索罗斯的业绩更好。1992年9月16日(这一天是英国的黑色星期三),英国被迫退出欧盟的汇率机制并让英镑贬值。索罗斯卖空英镑,赚了10多亿美元,因而被称为“让英格兰银行破产的人”。

索罗斯的恶名让他很难在伦敦继续经营。索罗斯想维持现状但又不希望这个事实变得众所周知,于是他选择在欧迪的公司工作。

1993年,欧迪坚信全球经济会进入通货紧缩的放缓期,因而开始购买肯定会盈利的欧洲政府债券。相反,美国经济升温,美联储于1994年春天上调利率,这促使其他中央银行也开始上调利率。欧迪坚持到底,但发现自己斗争的对象是美联储。1994年1月至1995年7月,欧迪欧洲公司损失惊人,高达50.64%。汇丰银行公布的名录显示,400多只基金中,损失惨重但现在仍在运营的对冲基金仅有十二只。欧迪的结局是灾难性的。投资者纷纷撤资,1995年,欧迪的资产从9.5亿缩水至2.3亿。

欧迪称1994年是很孤独的一年。他的公司很小,几乎得不到赞助且公司基础不坚固,大部分投资者都撤资了。(索罗斯直至1997年才撤资,后来又继续为欧迪注资。)回头路走得很艰辛。欧迪决定不再改变将自下而上的选股方式与宏观投资相结合的风格。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团队并进行更好的风险管理。

欧迪低调重组。他首先雇佣了弗莱彻。他们是牛津大学同学,但互相不认识。朋友将弗莱彻介绍给欧迪时,弗莱彻已坐到了英国商业银行——利奥波德·约瑟夫银行的首席执行官的位子。弗莱彻称他们的关系开始得“很艰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开始相互信任。作为欧迪品牌的“超我”,弗莱彻是个负责的业务经理,对公司实行风险管理控制并开发了后勤资源。为吸引一小群稳定的投资组合经理,他和欧迪还开始成立研究小组,该团队现有20名员工,在形成投资理念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1994年后加入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中,休·亨得利最负盛名。亨得利出生于格拉斯哥,父亲是货车司机,他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毕业于苏格兰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的金融与经济专业。虽然他的背景比欧迪还普通,但他与创始人一样固执己见且深信自己的判断。2005年,亨得利离开公司使得公司资产受到重创,亨得利从欧迪的公司购买了雅特基金并创建了自己的招牌——雅特资产管理公司。

不过欧迪已经证明,无论牛市熊市,他都能从中获利。直到2007年,他开始相信全球经济面临严重困难。欧迪预测到全球信贷危机和房价下跌后,就卖空了英国和爱尔兰银行及建房互助协会的股票。2007年和2008年,他的欧洲基金分别盈利54.8%和10.9%,而2008年摩根士丹利世界指数下跌了38.1%,HFRI基金加权综合指数则下跌了19%。他无法卖空北岩银行股票,北岩银行是位于纽卡斯尔的房屋贷款机构,2007年9月获得英格兰银行的紧急救助,后来该银行被政府收归国有,欧迪的妻子——尼古拉·皮斯是董事会成员。

危机过后,欧迪迅速看涨股票,认为股票估价过低。2008年下半年,他开始购入金融股,虽然开始时仓位有所亏损,但2009年年底时他盈利33.7%。巴克莱银行的股权盈利最多:对银行发展状况的担忧导致该行2009年年初的股价跌至55便士,但仅15个月后,该行股票又反弹至每股超过350便士。

欧迪的成功投资使他成为英国社会的重要成员。欧迪是个狂热的艺术收藏家,他位于格罗夫纳上街的办公室墙壁上挂满了博物馆级的画作,其中包括荷兰早期绘画大师和前拉斐尔派(19世纪的英国画家团体)的作品。

挽回损失

随着中国经受自身的经济衰退之苦,欧迪看到了越来越以邻为壑的世界形势,在这种形势下,各国开始寻求以通货膨胀的方式来摆脱困境,煽动资产泡沫和货币战争。当经济成为这样一种投机,他表示:“多头和空头就会同样看跌。”

一月份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些有预见性的迹象,当时瑞士央行突然宣布取消瑞士法郎对欧元汇率下限的政策。瑞郎迅速飙升,同时瑞士股票大跌,对一些对冲基金以及使用瑞朗作为融资货币的银行交易柜台造成了损失。由迪米特里杰维奇创立的投资新兴市场的对冲基金公司——位于迈阿密的珠穆朗玛资本公司在遭遇了巨额损失后,不得不关闭其主要资金通道。

然而欧迪自己仅在三个月后就掉进了货币陷阱中。本着对美国经济前景乐观的态度,他在做空澳元对美元和欧洲股票的同时,大量做多美元头寸。然而一系列令人失望的美国经济数据导致美元对澳元走弱,使得欧迪的头寸发生锯齿形变化。资金损失来自新兴市场的空头头寸、今年年初反弹的油价的空头头寸以及电信股的多头头寸。欧迪在欧洲的资金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月度下挫月,货币持仓损失12%,股市损失7%。

不同于1994年的债券大跌,当时亏损导致严重挤兑,这次欧迪还没看到投资者退场,至少目前还没有。但他已经迅速止损。他减少了整个的货币持仓,将原有的接近300%资产结算剩至50%,并在4月底将美元交易从3月底的274%削减至40%。澳元对美元空头从130%削减到12%。欧迪仍然认为他对基本经济的前景看法是正确的,但他也承认时机是关键,他在此时的看法是错的。

首席风险官弗莱彻表示,该公司的风险管理机制到位,包括止损机制和一个由五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机制,包括欧迪本人、研究副主管汉伯里、首席运营官提姆皮尔雷,以及业务发展负责人奥兰多蒙塔古(桑威治伯爵的小儿子)。但他还补充道:“委员会不能告诉管理人如何管理金钱。资金管理人是全权负责的。”虽然风险官可以命令初级的投资组合管理人平仓,但高级管理人有更多自由裁量权,而他们的级别都不会高于欧迪、公司创始人以及首席信息官。弗莱彻认为他的工作不是告诉欧迪该做什么,而首先是了解他心里的想法。“如果克里斯平可以清楚地表达他正在做的工作,或者如果他否认这一能力或不能理性行事,这时就轮到我了。”他说。

欧迪的损失在4月16日触发了止损指令,当时美元下跌。弗莱彻与欧迪一起寻找美元下跌的原因。弗莱彻说:“克里斯平当时说,这是我正在做的工作以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当时他还在交易中。但在一个月以后,再一次触发止损。欧迪和团队的其他成员包括弗莱彻在内,他们当时都在旅途中。两天后,执行委员会碰头,但欧迪没有参与,弗莱彻说这次会议“令人懊悔、尴尬不已”。这次碰头会议之后,欧迪决定了结头寸。

首席信息官认为,这次重创帮助他获得了新的视角。他指出他的资金在2008年年末至2009年年初这段时间,三次遭受了20%的损失。

他说:“我把自己置于不利的位置,并且情况变得非常糟糕,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欧迪已经改变了自己对欧洲的观点。当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12月推出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时,欧迪深感怀疑,认为这一举措有点傲慢的意味。“我担心这是一个试验,你们并不知道你们的出路。”他说。现在他采取了更积极的看法。德拉吉通过QE试图降低失业率的这一决议已开始产生影响。量化宽松政策的刺激反过来被结构性变化加强,如西班牙的就业法改革和意大利的债权人保护完善措施。

“之前,我看着德拉吉并在心里说你不会赢。”欧迪说,“而我现在看着这些却在想,这是真的要开始了。”

欧迪面临的挑战是要保持自己的观点,而不是与提供信贷的央行对峙,就像1994年他与美联储对峙一样,因为即使他的长期偏空看法是正确的,但对确定的时机并没有把握。这与索罗斯和德鲁肯认为的英镑偏空的看法非常不同。据圣莫尼卡的首席信息官迈克尔·罗森所说,总部位于加州的投资咨询公司——洛杉矶投资咨询公司在最开始认为英镑走势偏空,而后来却发现这种形势“不可持续,因为你已经掌握了所有这些竞争因素并正在抬高利率。所以这没任何意义”。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就能估算到这一点。但在今天的环境下,罗森指出“政府可以让事情延续比市场设想的更长的时间。”

如果欧迪安然在这次挫败中生存下来,他将需要扭转自己的表现。欧洲基金在5月重获5个百分点收益。在此期间,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对其他基金的依赖性都大。汉伯里的“欧迪绝对回报”项目,管理着价值18亿美元的资产,到5月底是全年持平。今年3月,公司引进了新的投资组合经理人,即奥利弗·凯尔顿,他带来了18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继续下去

欧迪公司内部有些什么不同基金,这在2015年的致投资者信中有明白的说明,其中主要强调了投资组合和债券之间的差异。首席信息官继续陈列了债券牛市的前景与欧洲股票市场反弹获利之间的差异,按照他的观点是看空和做空。“我不知道蒂姆在这一刻会如何描述他的投资组合。”欧迪总结道,“但我手上的绝对是一个‘热咖喱’,价格过高的股票会大大帮助提高我的回报率。”

弗莱彻表示,欧迪认为他的公司就像大律师室,一群律师在英国法庭上争论案件:虽然他们分享类似的信息,但各个投资组合经理像一个大律师负责着自己的业务账目。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欧迪的名字仍然在门上,欧迪富有传奇色彩的个性设定了公司的基调。

根据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的数据,欧迪和其家人持有公司85%的控股;剩余部分分配作为公司的留成和继任计划的一部分。主要基金日渐衰弱,低于高水位线,这将意味着业绩报酬会大大下降,从而影响公司收入,而公司在过去五年内已经将职员人数增加了一倍多。

欧迪谈到,他最宝贵的经验教训之一是他从索罗斯和德鲁肯米勒那里了解到,投资者会通过“坐在非常不舒服的地方”来赚钱。索罗斯的意思是做空英镑。“最终,”欧迪表示,“在恰当的时机内‘坐在不舒服的位置上’是一项非常盈利的业务。”

尽管,与大众背道而驰会让人心里疲惫,因为谁也不能肯定什么时候是正确的时机。这就是很少有与长期走势逆势操作的投资者的原因之一。“你对市场有不同的看法时会觉得很累,”欧迪谈到他早期的经历,“太累以至于不能用你与大众不同的观点来处理你要做的事情。”

弗莱彻指出,经过1994年的损失后,欧迪原本可以放弃。然而相反,“他决定继续下去,而不是维持运转。”在经历过为其公司和财富奋力搏斗后,欧迪不大可能现在认输。(伊摩根·罗斯·史密斯/《陆家嘴》)

声明:

欢迎回到顶部扫描二维码关注期乐会微信公众平台。

感谢作者辛苦创作,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纠错、投稿、商务合作等请联系邮箱:287472878@qq.com。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