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机漫步的傻瓜》是塔勒布三部曲之一,我当初被书名吸引用之于ID。另外两本书《黑天鹅》和《反脆弱性》同样富于伊索寓言般的智慧,都是知识、社会和文化方面的经典著作。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来自黎巴嫩,在欧洲和美国完成教育,步入全球投机领域。也许来自古老宗教和智慧的发祥地,塔勒布通过自省和实践总结出一系列投机世界的生存法则,并延伸至生活。

获得智慧的人重新看待世界和人类不可避免地存在蔑视和排斥,虽然这种眼光未必令人愉快然而眼光背后的思想令人神往。

金融狗遇到过去两年大起大落的市场,遇到全球股债房商品各种风险资产轮动如电风扇,面对未来不确定性在加剧而不是缓解,反思自己的认知框架不免开始怀疑(从A到B有确定的路径吗?)。

熊市的好处是有大把时间阅读,逐步发现怀疑是有道理的,推翻被灌输的即成认识再重塑新的框架(从A到B没有确定的路径。即使从A真的走到B,路径不合,参与者等不到预期的结果)。

一、有违直觉

1. 认识的偏差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基于确定性和决定论,认识和把握事物之间的规律贯穿于我们的学习生涯。

在塔勒布看来,这个世界却是以不确定性为基础,在缺乏百分之分确定性的前提下,概率论是认识和把握事物的基础。规避不确定性是投资和生活的重要部分。

塔勒布立足于否定论和怀疑论,大部分的事物和人类思维行为值得反思和批判而不是接受。持有开放心态时常反思和认错是塔勒布致力于追求的生存之道。期乐会qlhclub如塔所称,他唯一尊重的投资人索罗斯正是具备这一特征的实践者。

索罗斯和塔勒布认识论的哲学基础来自波普尔,这位维也纳学派的大师一生知行合一,在波普尔看来世界上只有两类理论:1. 经过检验并以适当的方法予以驳斥、已知为错误的理论,称之为被证伪。2. 尚未得知错误或者尚未遭否认,将来有可能被证明为错误的理论。

波普尔和哈耶克观点类似,哈耶克主张采取资本主义,这种制度中价格能够传递信息,其他层级社会则设法抑制信息。否证和开放社会和塔勒布的交易员工作有关。和严谨方法处理随机性不矛盾。

处理随机性必须有开放的心胸,乌托邦的理想都是封闭式的,阻塞本身的反驳能力。略微令人沮丧的是人类艰辛摸索得出的事物规律最终是为了颠覆自己,没有绝对真理那只是巫术,也许正是对于权威的质疑和颠覆推动人类超越已有框架不断向前。

塔勒布虽然不认可动辄从A到B的直接联系,但是并未全盘否定人类的基础知识。一如爱因斯坦所言,常识不过是我们18岁之前学习的一大堆错误的看法,人生的无奈和乐趣之一是我们花了大把时间和精力学习了一套东西,然后又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经历否定这些重新认识。 

否定之否定并不是毫无意义的,霍华德马克思努力投资人从第一层思维(WHY)迈向第二层思维(WHY NOT)正是这一策略的体现。虽然有违于直觉,虽然情感上不易接受,但是多问几个WHY NOT而不是直接SAY YES也许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面对世界。本人一向认为鸡汤是无害的,是否有营养在于饮用鸡汤的正确方式。

2. 向历史学习尊重随机性

塔勒布努力学习历史,但是他承认这不是人类本性。利用以往人和事向过去学习,利用蒙特卡罗玩具向未来学习。概率数学证明,众多非常长的样本路径最多看起来彼此相似,类似于许多较短路径平均值的蒙特卡罗性质。

幸运的傻瓜可能得益于生命中某些好运气,但是长期而言,他的处境慢慢趋近于运气没那么好的白痴。每个人都向长期性质靠拢。恰当的方式是在遇到有所疑惑的时候,以系统化的方法排拒新观念、信息或者方法。

接受新事物带来的好处未必大于同时接受这些东西带来的负面因素。这一点同样适于信息,胡说八道的媒体铺天盖地,少接触新闻媒体。我们不应专注于噪声,不应在投资做过度反应。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进化论专家,也是金融学专家,很多人相信动植物直朝着趋于完美的方向繁殖。交易员们相信彼此竞争的结果,最优秀的人将繁荣昌盛。达尔文的进化论被误用。看来属于进化的东西,其实可能只是转向或者退化。负突变虽然能够生存下去,但是不能期望他们维持好几代以上。达尔文的适应性适用于非常长的期间的物种,时间积累消除随机性的大部分效应。

从分析过去特征得出的判断,偶尔可能有用,但是也可能缺乏意义。看起来这和能够从历史学到东西相矛盾,关键之处在于我们对历史的认识过于肤浅,而说出“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之类的话。如果去看看更宽广的历史,从未发生的事情最后发生了。

我们不能以狭隘的时间序列判断,视野越宽广,我们学到的教训就越多。新闻记者可以表示,今天市场上扬,找出一堆理由但是这不重要,因为来源主要是噪声,塔勒布认为越老的东西越美,有别于当下媒体信息充斥的环境。一个经历了那么多周期循环的东西,噪声已被滤除。

二、关于交易

1. 白痴牛、冲动熊和审慎性交易员

白痴牛交易员在牛市猛赚推高价格到极限然后崩盘。冲动熊,价格跌势大赚一把,最终也赚不到钱。只有审慎性交易员通过对冲防止爆仓存活下来。

在任何一个时点,赚钱最多的交易员往往是最差的交易员,可能是最适合上一个循环的人。对于好的交易员,赔钱是必须习惯的状态,但是赔钱多于计划,信心荡然无存。还有一种可能性,有的人本来就不是当交易员的料,只是在市场热起来的时候,碰巧遇到了而已。

2. 行业当前状态最好的人才可能来自一群人

一个行业当前状态最好的人才可能来自一群人,他们能够生存,因为过度适应某一样本路径,而这个路径并未出现与进化有关的稀有事件。

不曾遭遇稀有事件的时间越久,他们对该稀有事件的承受力越脆弱。1998年爆仓的交易员也许不适合在这个行业生存,因为他们是随机漫步的傻瓜。他们对于某些东西怀有信念,而且高估信念的精确性。

有些时候统计学经济学帮助交易员,同样会辜负交易员。叫交易员放弃烂头寸比叫他们离婚更难。赔钱的时候,他们成为长线投资,他们忽而是交易员,忽而是投资人。

交易员和投资人的不同点在于,下注的时间长短和赌注金额。没有事先规划发生亏损时的对应措施,下跌了继续拼命买入,而不是用事先定好的计划来响应。

3. 索罗斯是塔勒布在投资领域唯一敬重的人。

因为不受学术待见,索罗斯通过自己的方法获得财富,他保持批判性的开放心胸,不以改变看法为耻。他到处宣称自己容易犯错,仍拥有强大的力量。一直致力于推广波普尔的生活。

对于索罗斯来说,每天都是一张白纸,完全摆脱路径依赖。面对随机性的事业生涯,塔勒布突然明白,自己不够聪明、不够坚强,不必奢望去对抗自己情绪的反应。

无论看多少书、如果了解概率,在面对不同状况要处理的时候,拥有不聪明基因的作者,情绪总会油然而生,就算大脑能够区分噪声和信号,内心去做不到。

4. 塔勒布对交易的看法:

① 很短的时间尺度内,我们观察到的是投资组合的波动而非收益率;② 如果我们一年看一次组合,比每天或者每小时看组合更为快乐。

人们判断经济学家的好坏,期乐会qlhclub是以他们看起来有多聪明而定,而不是以科学方法衡量他们对现实世界懂得多少。但是债券价格比经济学家懂得多。所以塔勒布不和交易员聊市场,周末看看经济学人而不是每天看华尔街日报。面对新闻,难以控制情绪波动,没法保持头脑清醒。

塔勒布这辈子做的事情是试图从稀有事件中获利,这种事件不常重复发生,一旦发生回报很高,事件越稀有,价格被人为低估得越严重。下不对成的赌注,靠稀有事件赚钱。习惯输小钱但是赚一次大钱。

塔勒布戒掉接触电视和新闻媒体的习惯,耳朵里面塞上蜡。虽然在感情上拒绝一项假说比接受它更难,我们太认真对待周遭的事物。需要在金融市场忽视绩效的噪声成分。交易员应当摆脱路径依赖,相当快的速度修正自己的意见,向索罗斯学习。

三、关于随机性

1. 风险不对称性

概率和期望值混为一谈,我们认为社会应用甚广的所谓钟型曲线是完全对称的。因为风险的不对称性,对于不必在不确定性状况下做事的人来说,看好或看空这两个名词是有意义的,但是交易员和企业赚的不是概率是收益,因此某个事件发生的概率并不重要,而是事件发生的结果如何,因此看好和看空没有意义。

所谓评论家和战略家的名气不是来自检验结果,而是靠口才。在投资和生活之中,我们需要列出各种概率条件下发生的可能场景并且对于场景做好应对方案。押注场景而不是押注场景的可能性。只要这种情况不是百分之百发生,押注可能性毫无意义。由于风险的不对称性,一旦押注可能性失败,百万分之一概率的事件兑现,交易员立即爆仓,例如英国脱欧。

塔勒布还提到类似一致预期的情况,如果大家都认为下周初某种情况要发生,本周末头寸就已经反映了这种场景。再次回顾塔勒布的投资理念,押注鲜有人关注的稀有事件,同时做好对冲。一旦稀有事件发生拥有巨大的盈利倍率,如果不发生,因为大多数人押注一致预期事件,即使亏损也不会太大。习惯输小钱但是赚一次大钱。

2. 存活者偏差

当我们讨论成功,从A到B的问题,需要检查我们的样本选择。通常情况下,我们只看到成功者,由此形成对机遇的歪曲看法,比如说我们通常认为长的英俊漂亮的人薪水比较高,因为我们只注意到这些人。无数的猴子在一起打字,期乐会qlhclub总有可能一只猴子打出《伊利亚特》。

双重存活者偏差,例如《怎么样成为百万富翁》一书。第一个偏差,挑出来的富人犹如打字机前的猴子,他们只看到赢家。第二个偏差,他们只关注历史不寻常事件,例如1982年之后的20年,资产价格涨了20倍。

我们经历的现实只是所有可能出现的随机历史之一,我们却误将他们当作最有代表性的,忘记还有其他可能性。人们往往相信他们能从所见到的样本导出的分布的性质。

谈到取决于极大值的事物时,我们推导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分布,也就是表现最佳者分布。如果一个原始群体只有10个经理人,高水平是有原因的稳定的。如果原始群体有1万人,高水平毫无意义。

塔勒布列举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巧妙骗局,骗子从电话簿找到1万人,告诉其中5000人看涨,另一半看跌。然后再针对看对的5000人如法炮制,最后只有500人,其中200人上当,骗子花费几千元邮资便可赚进数百万美元。

另外,如果机构和市场的结构已经改变,基于过去信息的时间序列分析就毫无意义,因为内分布有可能缺乏定常性,这也是我们需要检查样本选择的原因之一。

四、启示

1. 未来既不看多也不看空,未来是中性的

我敬重的一位前辈曾经说过他对于未来既不看多也不看空,未来是中性的,资产价格的起落很难预测和归因,涨的原因是跌,跌的原因是涨,如果能够精确归因和预测,全世界的钱都已收入囊中。

另外一个前辈的说法,看三步做一步同时做好预案。我们所要做的是紧密跟踪并且提前半步做出反应。这些说法在本书中陆陆续续有所呼应。策略核心在于风险的不对称性。

塔勒布押注稀有事件遵循的是结构完美的交易策略:

① 盈利倍率极高,因为稀有事件关注得人少,一旦成功,收益率巨大;

② 胜率未知但是回撤可控,大部人押注一致预期未必有绝对胜率,自身的策略即使错误,回撤未必很大,因为对手盘过于拥挤;

③ 正确的押注方式,押注事件本身而不是事件概率,即使发生概率是99.99%,最终没有发生,毫无意义。

霍华德马克思对于成功的基础为二:

① 和大多数人看法不同;

② 看法正确,两位大师的观点在逻辑上是一致的。

今年的全球不断出现类似情况而且将继续出现,例如年初26USD的原油一致预期看跌,当前涨回50USD的原油一致预期看涨,四月涨到2700RMB的螺纹钢和六月跌到1800RMB的螺纹钢期乐会qlhclub。

伴随着一致预期还有屡创历史峰值的品种成交量。投资品种的价格最终是交易出来的,成交量和市场的一致观点恰是值得警惕而不是追随的信号,尤其在一个没有新的宏观逻辑的世界里。

2. 生物都是脆弱的

面对不确定性的世界,我们不但受情绪影响也依赖于确定性,因为只有确定性才能使我们感到安全和稳定。

按照大师们的看法,颠覆确定性、勇于面对不确定性才是生存之道。对抗不确定性最有力的武器是时间。经过长时间检验的策略、书籍和观点消除了随机性的影响,具有更强大的生命力,比如阅读经典。

我们的投资工作生活不能只着眼于当前,而是需要更长时间跨度的绩效考验,但是这和活在当下并无矛盾。经过各种周期检验的投资策略和投资人更适合于这个市场,当前赚钱最多的未必是最好的,尤其没有经历过稀有事件的冲击。

从这个逻辑出发,正是需要我们摆脱路径依赖,持有开放心态对于事物否定之否定,向波普尔和索罗斯学习。塔勒布在书中承认自身无力对抗情绪波动,即使阅读再广意志力再强,也难免收到情绪的影响。更何况普通人,一如巴菲特所言simple but not easy,韩寒认为即使明白了很多道理也过不好这一生。对于无法消除的影响与其无效抵抗不如适当享受,这也许是人和机器的区别所在。

最后用一句话总结《随机漫步的傻瓜》,我们都是玄武岩的脉纹,活在上帝坚硬的慈悲里,也许我们无法逃避内心对于确定性的依赖。

每日精彩,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期乐会微信公众平台。

感谢作者辛苦创作,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

纠错、投稿、商务合作等请联系邮箱:287472878@qq.com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