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不要奶酪;我只要逃出陷阱。

——西班牙谚语 

一、普通交易者轮廓: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场合应用错误的技巧

个人交易者生活在持续的变动状态中,坚守在交易必然会提供的包含最好和最坏的两个世界之间。一方面,他们可以轻易而高效地出人市场,那样的效率大资金只能梦想。交易者有自由去开拓自己的小天地,而退休金计划的基金经理永远不可能做到或仿效。这样,交易者就有机会创造一种独立的生活,避免同普通的陌生人激烈竞争。这些特权极其诱人,也是其他任何职业所不能比拟的。

全职或业余交易的原因很多,比如,想要改变职业、希望更加独立,渴望逃避去经营大公司分部或个人企业的责任,或者选择成为在家工作的父亲或母亲。这是一项工作,提供机会创造一种很美好的生活,而且它比其他任何职业都更有趣味、有意思得多—当然,除了当摇滚歌星。但是,如果在U2乐队旁边分享舞台显得有点遥不可及,那么交易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交易可以在有可靠的因特网接入的任何地方完成。没有老板颐指气使、朝令夕改的荒唐和滑稽,他们在一个系统里奋斗,这个系统提升他们的能力水平。雇员也不是必需的。我们这些从职场里逃生出来的人,再也找不到地球上还有什么东西比得上不用再管理一群没有热情的人所能带来的自由和美好。启动成本微乎其微,这要感谢像戴尔这样的推行出租计划的公司。

穿着睡袍交易,或者根本什么也不穿、都好极了最好的是,交易者可以选择他(她)自己的工作时间。与我一起工作的成功交易者们的日程安排:从十月到四月积极交易,然后余下的5个月放假;只交易市场开盘的前两个小时,然后当天其余时间放假;交易,直到取得本金50%的赢利.然后当年余下的时间放假。这样的清单还可以一直列下去。有这么多好处,难怪成千上万的人们加人交易,在这个最具有魅力的职业里,努力谋求进取。这真实地代表了众所周知的美国梦。

然而,自由这么多,代价也不低。简单地说市场不能保护一个交易者。个人交易者,不像基金经理,可以不受监警,并且有自由按照他们选择的任何方式、不受限制地行事。

对有些交易者来说,这意味着像一个7岁大的孩子那样行动,这个孩子喝干两罐MountainDew(“山地露”)饮料后,刚刚在一家Toys – R – Us(“我们是玩具”)玩具店里睡着了不幸的是,这种自由强化了不良习惯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一个市场,它通过尽量多地阻止人们持续赢利的方式在运动着和繁荣着。为什么会这样?这和交易者是世界上最好的推销员有关系。

尽管二手汽车推销员承受着热心过度与不诚实的坏名声,但是和普通交易者比起来,他们还是望尘莫及。交易者一旦持有头寸,就会欺骗自己,相信任何能够强化证明自己正确的事情。

当面对亏损时,普通交易者乔(男)会看着图表,告诉旁边的什么人说:“市场看样子好像就要发生反转了。”最后结果:他没有平仓,他的亏损增加了。当面对赢利时,普通交易者乔安妮〔女)犹像着没有采取行动,她告诉她的猫说:“市场走得真好,在这些地方卖出可能早了点。”最后的结果是:她没有平仓,赚钱变成亏钱。

这些交易者所犯的错误是普通的,但却使大多数交易者遭受致命的不幸。他们不清楚市场是如何自然地编排着他们的反应.因此他们会亏损。而且他们不清楚我在导言部分所讲过的、真正驱动市场的关键因素。最后结果是,交易者“吃如麻雀、排似大象”。

当然,这种情况没有什么账户可以经受得住。更糟的是,这个屈从于情绪的循环不会终结,除非正面应对。不幸的是,职业交易者对这一切了如指拿,并且设置自己的交易参数,利用这样的情况,折磨那些还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亏损的交易者。一个交易者的灾难就是另一个交易者的奶油面包(生计)。

二、全是痛苦和折磨

问题很简单,有两层。第一,尽管交易者肯定知道并非所有的交易都能获利,但他们确实在每作出一笔交易后,马上就会产生一种确定的感觉:“这笔交易将会赢利。”加拿大的一对心理学者完成的一个研究证明了人类行为的这种着魔特性。刚刚在赛马场投注后,人们对他们所看好的马匹获胜充满信心,比刚才下注前自信得多。很明显,那匹马没有任何改变,但是一且那些赌客下了注、拿到马票,在他们的脑海里,它的希望就显著提高了。

我们不去对人类为何这样行动展开长篇大论的心理学专题论述,不过这同一种强大的和深层的、与我们的选择看似一致的社会影响有关。一旦我们作出选择,我们就会对外部和内部压力作出反应,来证实刚才的决定是正确的。

如果我们作出好的选择,那么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就完成得很好,而我们也会继续作出好的选择。然而,如果我们作出不正确的选择,不管它是关于交易、工作或者男朋友,这时这个过程就会采用错误的选择,用力把事情弄得更槽糕。我们会简单地拒绝放手,并继续前进,更加热衷于努力使行动和先前的决定保持一致。人们可以终其一生去证明一个错误的选择是正确的,多么可悲!

第二,很多交易者觉得他们可以“在交易当中”依靠自己的判断。理论上,这确实很有道理。毕竟,在交易做出之前,交易者是最客观的。然而,一旦交易开始,客观的程度马上降低,与相对于账户大小所做交易的股数或合约手数多少成正比。

这样思考一下:如果一个交易者在10000美元的账户里做多10手电子盘迷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而另一个交易者在10000美元的账户里做多1手电子盘迷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价格每跳动一下,谁更容易汗流如柱?第一个交易者不光已经有了“这个交易将会赢利”的感觉,而且他(她)也陷入更大的压力之中,必须处理这样一个随着价格每笔跳动都会造成资金在百分比上巨大波动的头寸。交易者处在一个用极端的情绪翻搅大脑的头寸之中,却试图依靠自己的判断,这就像企图用一枚纽扣划船逆流而上一样—根本不起作用。

这些因素维系若一个恶胜循环,最终结果是交易者像恶劣的二手车推销员一样,连续不断地推销给自己一堆错误的信念,驱使自己被宰割。交易者不是跟从交易计划来了结头寸,而是在这种情况下花费时间证明自己正确,最后会由于两种原因中的一个了结头寸。一是,持仓的痛苦变得非常大,他们再也不能“持住”(承受)。一旦到了这个“认输”点,他们就开始狂暴地敲打键盘用“市价”卖出〔或回补平仓),以求纤解痛苦。二是,他们的经纪人通过打电话.礼貌地提出可以帮助他们,友善地提醒他们应该了结头寸了。

这也叫做“收到保证金催缴通知”。这样的交易也以“市价”发出。在这些情况里,没有计划,没有思想,也没有客观性。只有大量的被迫卖出的指令,或者在卖空的场合里是大量的被迫买进指令,或回补平仓。

这样的屈服行动——交易者了结头寸是因为他们不得已,而非自愿——是最纯粹的情绪型交易,这也是驱动市场运转的原因。不论是因为连续的屈服性抛售引起的持续数月的下跌,还是因为空头被迫平仓引起的10分钟的快速飙升,这些行动都是所有市场、所有时间景框内大幅运动的成因。因此,市场运动并非随心所欲,而是“身不由已”。

交易者努力“与最初选择保持一致”而行动的压力,和相对账户大小交易规模过大的交易者结合起来,在交易中导致灾难而非其他。那是大多数人的灾难。对应每10~20个爆掉账户的交易者,一般都有1个或2个交易者大赚了一笔。毕竟亏掉的钱没有简单地消失,它只是流进了另一个账户——使用定式、利用人性弱点获利的账户。

三、在哈佛商学院学不到的案例研究

图1.1是一只交易活跃的股票的图表,股票名称暂且有意地隐去。在2004年间,交易大众的一方精力旺盛地买进,而另一方则精力充沛地卖空。双方都有大量机会获利。2004年12月29日,该股再创52周新高,第二天又摸高33. 45美元。在接下来的5个交易日里,它回调到点3处27. 62美元的支撑,这里代表一个可靠的买进机会,重复着发生在点1处的买进机会,随机指标的超卖读数也和点2处的一样。

这张图表展示了一个屈服点的典型案例—在这个点上,一群交易者被迫作出决定。在股票突破阻力、创出新高时买进的交易者,这时会感到痛苦,而在高点卖空的交易者则兴高采烈。很早之前从10. 00美元开始买进的交易者会感觉兴奋,并琢磨自己是否应该在这个回调中扩大头寸。

踏空了这只股票的交易者焦虑不安,不想再错过后面的行情,会期望在回调到这个支撑时买进股票。花一点时间看一下这张图表。你在这里会怎么做?你会卖空还是买进股票?你愿意承担怎样的风险?这些是所有交易者在实际发出交易指令前需要搞清楚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329.jpg

让我们来看一下我称之为交易者乔的人是怎么做的。乔已经交易了一段时间,也学会了许多关于风险回报水平的知识,并且学会了保持耐心、等待高概率的定式。他看着这张图表,看到这只股票有相当漂亮的买进机会。他有一个10000(美元的账户。

接近收盘时,他在27.80美元买了2000股,用了大约一半的现金,更谈不上使用任何“保证金”。他在26.20美元设置了限价止损单,又在近期高点的贴近下方32.60美元放置了CTC(撤销前有效)卖出指令。他用承受1.60美元(3200美元)的风险去博取4.80美元(9600美元)的收益,这是很舒适的3: 1的风险回报比率。如果他被止损出局,他将损失账户价值的3.2%,相对于在交易里赢得9.6%的潜在回报,他认为是可以接受的风险。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411.jpg

第二天,2005年1月7日,股票跳空低开在23. 78美元,比乔的限价止损指令低很多(见图1.2)。这使乔套牢在股票中.他的限价止损单要等到价格涨回到26.20美元才会发出。

乔并不惊慌。他以前也有过这样的遭遇。他的交易做反了,但这并不可怕,仅仅比最初拟定的止损多1美元。他理解股价在崩溃当中,在最后下跌到更低之前,几乎总是要反弹到一定比例的位置。而且,日线的随机指标显示超卖、这会使股票产生反弹,即使只是一次无力的反弹。他决定保留限价止损指令,等待这次可能的回冲,他还计划观察一下股价收盘前会回到什么位置。

收盘钟声前15分钟的时候,他查看了一下股票,发现它根本没有到过他的限价止损单的位置,不过也脱离了当天的低点。他认为下一个交易日股票很有可能开始收回跌幅的一部分失地他很平静。他很客观。他决定坚持。很不幸,下一个交易日要等到星期一。他用了周末的大部分时间考虑他的股票,并没有真正地对周围的环境作出反应。

星期天的时候,他的妻子发现他整个周末都很安静,几乎是情绪低落,商且一直盯着他电脑屏幕上的图表。她翻动最新一期《国际人》杂志,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见闻好逗他开心起来。但是当她读完那些见解深刻的文章时,她感到奇怪,自己当初怎么嫁给这个柔顺、怯懦的小男人?那些文章里的家伙们要大胆和有趣得多!到周日夜里她上床睡觉的时候,她生气了。

乔,茫茫然,还在熬夜看着图表。

星期一早晨终于来了。一段不蹋实的睡眠后,乔早早地跳下床,刚好赶上看到股票在市前阶段下跌。在正常交易时段,它跳空低开几乎3.00美元(见图1.3)。乔着着这景象,摇起头来。怎么会是这样?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431.jpg

乔一边麻木地吸着咖啡,一边“客观”地看着图表,并找到股票为什么应该反弹的全部理由。仅仅七个交易日,到现在它已经从创记录的高点下跌了超过40%。它已经接近了日线上的重要支撑位。日线的随机指标也已经严重超卖。他很现实。他知道这只股票已经废了,但他也知道股票至少要回冲到某个点位,而他可以从容地撤出市场。他全天都在观察股票,咬自己的指甲,吸着咖啡,什么也没有处理。股票在他的止损价下方6.00美元的地方收盘。他吓呆了,决定再坚持一天,因为股票的反弹来的太迟了。

直到听到楼下的车库门打开的声音,他才记起要把妻子的一堆衣服送到洗衣店去。他抓起衣物跑出了大门。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448.jpg

1月11日,星期二,股票(好人,它叫TASR塔色公司)又向下跳空3个点,开在17.0l美元(见图1.4)。乔深深呼吸了一口,紧咬牙关。昨晚没能睡好,他困死了,而且更糟的是,妻子突然变得明显不友好。他猜想她是否看到自己电脑屏幕上的结算单了,但是他确信一直掩饰得很好,在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总是把执行平台置于最小化。他知道自己应该和她交谈,而且他会的,等他了结完这个头寸、清仓以后马上就做。

他集中注意力看着图表。他告诫自己不要像个笨拙的新手那样惊慌,要像一个职业交易者那样反应。他知道他永远也不会允许自己再陷入这样的困境,但是现在,他必须保持冷静、摆脱这个一团糟的处境。

回想过去的4个月,他已经能从自己的交易账户里平均每个月都赚到5000美元的收入。如果他在17. 00美元这里了结自己的TASR〔塔色〕头寸,仅仅这一笔交易就将损失21600美元,重整旗鼓也要花费他4个多月的时间。他自问道:“好了,忘记你最初的指令吧。

我们假设,你在这个位置刚刚人市交易。合理的目标会是怎样的?”他在自己的图表上迅速地设定好费波纳奇回撤线组,要看一下整个下跌运动的50%回撤水平在哪里。那个水平是22.79美元,远低于他原先止损指令的位置,但是如果股票反弹,重新回到那个水平,就意味着11580美元的利润,只剩下10020美元的亏损等待挽回,而不是21600美元。他发出了新的卖出指令,自信这次能行,然后休息一下来观看股票走势。

令他惊异的是,股票在这个交易日里继续滑落。乔盯着图表,不断提醒自己保持冷静,股票已经极度超卖,马上就会反弹。耐心,等待回撤,不要像白痴一样在绝对低点卖出。

在市场接近收盘时,TASK(塔色)再次创出日内新低点,跌到14.00美元。乔推开桌子向后靠去,难受得大叫出来。这不可能。TASR(塔色)在8个交易日里大跌近60%。他差一点气炸了,意识到自己完全不能再应付这个局面了。他的神经系统受到打击,他的颈部肌肉像胶合板一样僵硬。他在接近收盘时以14.02美元卖出,亏损27560美元。他还是不能相信TASR(塔色)跌了这么远、跌得这么快。它还能再跌多低?

冲动中,他查看了周线图,注意到在到达10.00美元前没有任何支撑他立即反手卖空4000股,价格是14.04美元,刚好赶在收盘钟声响起之前尽管他怨怒自己,但是现在他的感觉好些了.因为他采取行动了,至少他不会错过这只股票余下的下跌行情。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第二天TASK(塔色)会开在什么地方。

他决定不把这些告诉自己的妻子,不过他在便笺纸上写下几行字,提醒自己第二天要去洗衣店取回衣物。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502.jpg

第二天TASK(塔色)平开,然后稳定地开始反弹(见图1.5)。乔坚信反弹不会持久。然而,他还是在昨天高点的上方放置了止损指令。这次他发出的是到价市价指令,因为上次最初就是到价限价指令使他惹上麻烦。他对这次交易很有信心,交易将会成功。这是匹好马!

TASR(塔色)在1月12日于当日高点附近收盘,但是它没有超过前一天的高点,所以乔的止损没有被触及。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坏运气,他希望下个交易日股票会跳空低开。他的妻子打电话回来说要和姑娘们外出。他抓起六罐一件的啤酒,打开HBO频道,看托尼·索普拉诺是怎样应付他的人生问题。

好了,新的一天来到了,股票跳空高开了几乎4.00美元。乔的止损指令使他在开盘价退出了市场,因为这个指令在价格高于止损价格时转变成一个市价指令,以20.83美元成交。这次交易他每股亏了6. 79美元,而4000股就是27160美元,几乎和第一笔交易亏损的一样。他100000美元的账户现在下降到45280美元。他需要赢利12l%才能回到原点。他非常生气,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最后他抓起键盘摔向墙壁。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妻子打电话来说、他们应该寻求心理咨询。乔给自已灌了很多威士忌,然后沉思起人生的意义。

乔做股票很久了。他使用了低风险的人市点,风险回报比率很不错,而且他只用资产的3%来承担风险。他甚至都没有被催缴保证金,而在相同的情况里,很多交易者都接到这样的电话。一句话,计划很棒,但是却演变成灾难。

微信图片_20180201173515.jpg

但是对其他有些人来说,这是一次很棒的交易。TASR(塔色)的这幅图表代表了不同的观点(见图1. 6)这是一个普通的定式,是大资金想要从该股票出逃而造成的。他们把股票推向新高,吸引散户群体进来,然后他们开始卸货。他们知道散户群体会在新高买进,它们还知道散户群体在跌向支撑时也会很安心地买进。这给了机构充足的时间抛售持有的股份。

这个定式,我称之为“虚假突破”,我把它用来在股票的波段交易中进行对赌交易(“和市场对赌”意思是做与市场运动方向相反的交易)。换句话说,如果股票呈现这个定式的反弹,那么我会期待卖空它。

四、卖出/卖空的交易准则(买进与之相对)

下面是我用来交易“虚假突破”定式的交易准则。这个定式是我用在个股交易上的定式。

关注创出52周新高的股票:在12月30日,前一天在点1处创出52周新高后,TASR(塔色)跳空高开,又触及新的记录高点33.45美元(点2处)。

当股票创出新高时,使用七个单位的RSI(相对强弱指数)寻找看空背离:当TASR(塔色)在12月30日创出新高时,RSI达到72.35(点4处),远低于在11月l5日它创出过去52周高点(点3处)时所达到的水平。当价格创出的高点一再抬高,但同时RSI达到的高点却在降低,这叫做“看空背离”。RSI度量的是运动的力度,而看空背离告诉交易者的是股票正在丧失力量。

当股票创出新高时,寻找成交量明显缩减的情况:当TASR〔塔色)创出52周新高时,它的成交量只有上次冲击新高时的1/4。这就相当于汽车跑完了汽油一样。没有成交量.就不会有持续的价格运动。

在股票收盘低于先前的52周高点后,在下一交易日卖空它:在1月3日,TASK(塔色)收盘回到30. 98美元下方,这个价位是11月15日确立的前一52周高点。使用这个定式,交易背——我们称呼她乔安妮——在1月4日开盘时卖空2000股,以30. 27美元成交。她在记录高点上方25美分的价位设置止损。由于记录高点是33. 45美元,止损就被放在33.70美元。这是一个到价市价指令,不是乔所使用的到价限价指令。

离场时,使用冲上最低日的高点上方的收盘作为条件,同时要位于重要支撑的上方。如果重要支撑被突破,继续持有,直到在60分钟图表上出现冲上最低小时棒线的高点上方的收盘。我们在此仅简要提及,不过这个概念我会在本书后面部分详细介绍。

不要使用跟进止损。离场就是价格反转的信号。

卖空TASK(塔色)以后,这只股票从没有像样的反弹,收盘从没有接近过前一天高点的上方。所以,在股票突破日线图表上的重要上升趋势线构成的关键支撑时,乔安妮还保留在股票的空头里面。一突破这个关键支撑水平后,抛售变得很凶猛了。

图1. 7是一张60分钟的图表,展示了TASR〔塔色)刚一突破日线图表上的关键支撑时,成交量迅速放大,见点1处。

在三个大幅下跌的交易日——见点2、点3和点4处——市场再也没有反弹足够高,没能收于下跌的60分钟棒线的高点上方。第二天,在点5处,TASR(塔色)反弹起来,收在前面的60分钟棒线的上方,那是这个下跌运动的最低捧线。这个收盘价是平仓的信号,下一根棒线刚一开始,乔安妮就在16. 17美元平掉了她的2000股TASR(塔色),把28200美元装进口袋。她还在相同水平买进4000股,用此次下跌的最低点作为止损依据。

她保留在走势中,直到60分钟价格运动出现一个低于上涨的60分钟棒线低点的收盘。这在交易次日的点6处发生了,乔安妮在20. 54美元了结了她的多头头寸,赢利17480美元。当乔为自己扮演了一个这样愚蠢的傻瓜而深深自责,并且耐着性子接受完第一天的心理辅导时,乔安妮却在数着她那总计45680美元的赢利,还把其中一部分划出账户去支付毛伊岛一周游的休假。当一个交易者赔钱时,钱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流进了另一个交易者的账户。

微信图片_20180201174539.jpg

五、这不是经济,傻瓜

TASR(塔色)在八个交易日损失60%的市值,并不是因为它愿意。绝望的交易者和共同基金才是最大的牺牲品,他们先前大量买进这只股票以出售备兑期权。出售备兑期权是2004年大多数时间里最稳定的产生收益的形式之一。这是由于市场窄幅波动,并不会走多远。由于这个方法的效果非常好,华尔街推出计划设立几个共同基金专门经营备兑期权。

尽管市场上没有保证,但这“几乎”是个保证:只要华尔街一公布一个特殊的工具,交易特别的市场或策略,那么这个市场或策略就完蛋了。备兑期权基金刚一开始达作,市场就在2004年最后两个月里喧嚣着上涨,使这个号称利用市场当前条件最佳途径的策略不再有效。再举一个例子。2004年华尔街推出一个黄金持有人信托基金G.LD,刚好是黄金在每盎司450美元到顶的时候。故事的寓意是什么?当华尔街决定把它包装起来,对它大加赞誉,然后出售给公众,运势就到头了。但是我跑题了。

TASR(塔色)损失60%的市值,是因为太多人被困在多头一方——像交易者乔一样——而且惊呆了。他们中很多人没有作出清醒的决定——卖出股票。他们坚持,直到无法再承受痛苦,或者他们的经纪人因为催缴保证金而帮助他们离场。正是催缴保证金导致TASR〔塔色)收盘在接近14.00美元时的最猛烈的下跌。这些被动的市价指令造成这只股票支离破碎的价格运动,使那些像乔一样努力使用自己的技能想要巧妙地从交易中逃出的交易者最后反而出现更糟糕的成交。

这些交易的牺牲者面红耳赤、责备自己。他们悄悄走开,去沉思世界的痴狂。同时,我们也看到,另一群交易者站在这个“屈服的交易”的另一侧,赢得了丰厚的利润。交易者怎样才能站至这些交易胜利的一方?为了完全理解怎样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回头理解市场是怎样实际运作的,以及交易者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持续而本能地做着损害自己的事情。

好了,第一部分很容易市场不是那么复杂的,它们的工作原理很简单。市场在逐日基础上的上涨是因为当前的需求超过了供给——完毕。这和长期的熊市、周期性牛市、高市盈率(P/E)或者玛利亚·芭蒂罗摩对项链的选择毫无关系(对在网络泡沫期间积极交易的人来说,当玛利亚戴上珍珠项链时,交易者会期待一次反弹。非常有道理,当然)。这和交易者“今天”愿意以什么价格付给某个特定的市场或者个股息息相关。

需求是否由对冲基金“横扫华尔街”(大量买进某只股票,淘干做市商的存货,迫使它用更高的价格买回股票)而虚假地产生,井不重要。是否是逼仓行动重击空头、迫使他们平仓也没关系,一只生物技术的股票被玛莎·斯图尔特关照是否是谣传已不重要。需求就是需求,这才是驱动市场走高的动力。反过来也同样正确:如果市场上有过多供给,价格就要下跌。打击市场“过多供给”的最佳来源一般就是催缴保证金和其他被迫抛售的方法,就像这个世界上的交易者乔们抛出白毛巾、清空他们的持仓。这就是市场可以这么快就抹平赢利的原因;他们拾阶而上,却乘电梯下楼。这一点非常重要,交易者需要牢记。对,股票的表现可能很棒,它的前景也可能很光明,但是如果瞬间同时有150万股要卖出,而买家只想要50000股,这时股票就会崩溃。这不是火箭科学。这是最纯粹的需求和供给。

一旦交易者学会忽视自己的个人观点,在交易中做多或做空就非常容易了。这意味着要抛开对于市场的任何与全部成见,集中关注当前的需求和供给情况。一旦交易者明白了这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关于他们自己头脑中的交易见解以及他怎样处理这些信息,还有彻底理解人类大脑是怎样自然地、极力地促使交易者去做那些让他们在市场中亏钱的事情。亏损可能是一个庞然大物,像交易者乔的错误交易那样;也可能是一系列小的错误交易,一点一点地把交易帐户凌迟处死。不管哪一种方式,都是人类大脑放任它产生的。

这也是我们在下一章将要讨论的内容。

每日精彩,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期乐会微信公众平台。

感谢作者辛苦创作,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

纠错、投稿、商务合作等请联系邮箱:287472878@qq.com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