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蒙斯新书总结:关于文艺复兴的真相

已有 150 阅读此文人 - - 其他 -

最近出了本关于西蒙斯生平的书,作者采访了文艺复兴约30个人,以及西蒙斯之前的老婆,了解了西蒙斯的生平。作者也跟西蒙斯深入交流了10个小时。读完这本书,真是干货满满,让人欲罢不能。


西蒙斯与数学

西蒙斯这个人,按他自己的说法,对数学感兴趣,但对金钱也感兴趣。跟其他很多数学家不一样,很多数学家其实对金钱不是那么感兴趣,甚至鄙视。比如书中写当西蒙斯离开Stony Brook创业时,有数学家说“We looked down>


西蒙斯的婚姻

西蒙斯很早就结婚,他20岁本科毕业,23岁博士毕业,22岁结婚,第一个娃23岁就有了,他老婆18岁结婚,19岁生娃。后来他当Stony Brook系主任的时候老婆出轨了,西蒙斯借大麻消愁,然后就离婚了。他前妻后来当了一名码农,最后当了ACM的主席。不管怎么说,牛人的老婆也是牛人啊。

离婚后西蒙斯有3个娃,于是招了个保姆,后来跟保姆结婚了。这段经历跟巴菲特类似。巴菲特第二任老婆是咖啡厅服务员。


早期职业生涯

西蒙斯由于结婚很早,当爹也很早,所以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压力,毕竟20多岁要养3个娃。23岁博士毕业后很快找到了教职,可惜他厌倦了教书的生活,转去国防部当一名技术人员,研究破译密码。这个密码不是电脑密码,而是破译苏联的一些通信密码,会用到概率论之类的知识。香农的信息论跟这个类似。

国防部的密码研究里面有很多牛人,包括隐式马尔科夫链的发明者,以及相关算法的发明者,后来成为了西蒙斯的同事。国防部的工作并不忙,西蒙斯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的研究,还发表了数学方面的论文。所以说,斜杠青年就是好啊。

然后,西蒙斯年少轻狂,喜欢针砭时弊,一次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发表了6页纸的反战言论,但国防部的将军当然是支持战争的,于是西蒙斯立马被炒了。有1个老婆3个娃的西蒙斯就这样失业了。密码研究所的工作都是保密的,没法出去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当然,还是斜杠青年救了他。那篇数学论文产生了影响力,刚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成立了数学系,需要招一个系主任,于是29岁的西蒙斯就顺利当上了系主任。这就不大可能被裁了。

西蒙斯沿用了国防部密码研究所的管理方法,本来学术界就是比较自由的。比如一个人不想搞行政,西蒙斯就不让他碰行政;如果一个人喜欢钱,西蒙斯就给他翻倍工资;他把伯克利的同学也招了过来,很多都是牛人,唯一看走眼的是丘成桐小师弟。丘成桐要求终身教职,但西蒙斯没有答应,后来丘成桐就走了,很快拿了菲尔兹奖,这就亏大了。

1970年代左翼思潮性解放盛行,更何况西蒙斯和他老婆其实都挺年轻。很快他老婆就出轨了,美国人其实比较八卦,一下子全世界都知道了。后来就离婚了。


弃学从商(1978-1988)

西蒙斯后来获得了维布伦奖,5年颁发一次,几何学界最高奖。然后还跟导师陈省身发表了陈-西蒙斯定理,学术上达到巅峰。1978年,40岁的西蒙斯辞去了系主任的职务,创业做投资了。他爸爸对此很不满意,他说“我希望跟别人介绍说我儿子是数学家而不是一个商人”。

西蒙斯其实一直在主观和量化之间左右摇摆。他在国防部的时候研究过用hidden markov model对股票市场建模,列举了8个状态,后来也用到交易中,可惜不是很成功。他也招了之前的同事一起来做,也是这方面的大牛。可惜同事喜欢主观交易,一开始赚了大钱,200多做多黄金800出来,不过后来在利率方面损失惨重,两人也分道扬镳了。

西蒙斯早期招过一个辍学同性恋码农来辅助研究,比如回测简单的策略——连续涨3天第4天也涨的概率,不过后来也不是很成功,码农也走了。

经过一段不大成功的主观交易,西蒙斯又转回量化,又找了一个码农,主要负责数据清洗。现在他有了分笔数据,而不是之前的日线数据,也请了康奈尔的数学教授过来。

西蒙斯团队也面临着不少摩擦,比如功劳分配等等,最终导致了分裂,一部分人去了加州,成立了新的公司,西蒙斯占25%的股份。由于西蒙斯本人一天抽3包烟,这也引起了一些同事的不满。

在建模方面,他们一开始只是用日线数据,认为市场可以用马尔科夫链来建模,请了随机微分放程的教授(1980年代),但效果一般,后来还是用简单的规则策略直接撸,不过亏了挺多钱,产生了不少矛盾。

西蒙斯去伯克利数学系搬救兵,但他不想给钱,不仅不想给钱 ,还忽悠人投钱入股。读数学的比较老实,还真入股了。大师掐指一算,提出3点建议:

  • 这模型频率太低,得提高到一天一次的水平;

  • 不能用日线数据,要用日内数据;

  • 每次下单量要跟盈利概率正相关。

于是西蒙斯经过半年休整,步入了辉煌时代。


辉煌时代(1988-1998)

大师不愧是大师,西蒙斯很快就赚钱了。大师对西蒙斯的评价是其实他是个很贪钱的人,但大师自己并不是很贪钱,觉得见好就收。但西蒙斯一直逼他,大师觉得不爽,因为当数学教授挺自由的。于是大师提出西蒙斯买他的股份,他走人,西蒙斯出了入股的6倍价钱买了他的股份,然后大师就走了。

至此,跟西蒙斯合伙创业的4位核心合伙人全部滚蛋,为西蒙斯未来的个人专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其他后面来的人都没有之前这些人威望这么高,威胁不大。因此,正所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私募要发展,必须撸掉初始合伙人。现在国内的知乎量化第一梯队,不妨考虑一下。貌似最近分家的特别多,大势所趋啊!

然后西蒙斯1989开始就没有一年亏钱的,持续了30年,这水平杠杠的。那时候规模2000多万美金,增长很快,1992年就2.8亿美金,1994年6亿美金,很快遇到了瓶颈——商品、外汇、债券似乎都不大行了。

西蒙斯于是考虑进军股票市场,请来了摩根斯坦利的Robert Frey。这Frey也是大师,很多年以后离开文艺复兴当了Stony Brook的量化金融项目主任,想学干货可以申请Stony Brook。西蒙斯从Stony Brook数学系招了不少人,毕竟是他当年奋斗过的地方。不过,Frey实在应用数学与统计系,跟数学系没啥关系。

不过这个Frey水平也一般啊,1994年亏了5%,他是做股票统计套利的。不过此公编程水品一般,西蒙斯自己也不会编程,仰天长叹——模型这么牛逼,回测这么赚钱,就差个码农了!

于是招了两个码农——Robert Mercer和Peter Brown。Robert Mercer这人早年遇到了一些挫折,留下阴影,内心比较阴谋论,后来资助了班农的阴谋论网站,是特朗普当选的第一功臣。不过西蒙斯本人支持希拉里,左与右的政治斗争在文艺复兴后期日趋激烈,于是特朗普当选一年后,老跟领导唱反调的Mercer被西蒙斯炒鱿鱼了,这是后话。

Peter Brown最牛逼的地方在于他是李开复的同门师弟啊!CMU那个系搞了个深蓝,下赢了国际象棋冠军,李开复以前写过几本给大学生的书,里面提到过Peter Brown,说我有个小弟叫Peter Brown,这人很牛的哈,有后劲的,那时候Peter Brown还没当文艺复兴co-CEO。

Robert Mercer和Peter Brown原来在IBM的语音识别小组,组长是知名语音识别大师贾里尼克,已经去世了,他写过用统计学模型解决语音识别方面的问题,那时候是概率图的天下。现在都变成深度学习了,世风日下啊。

回到Frey的股票系统,后来Peter Brown和Robert Mercer接手了,“The people at Renaissance . . . didn’t really know how to make big systems,” Mercer later explained. 看来这码农还是能发挥作用的,写了50万行的代码,终于搞定了。这股票策略还是挺牛逼的,平均持仓2天吧。

不过这策略似乎容量一般,一加量就不行。西蒙斯认为,可能两个码农不够,要多点码农。于是Robert Mercer和Peter Brown把之前IBM语音小组的人都招了过来。

其中有一位编程大师,长得比较baby face,西蒙斯觉得他不大成熟,问几句就着急了,面红耳赤的。但Robert Mercer认为10个码农9个这副模样,还是招了他。这位编程大师一进来就不得了,检查了一下文艺复兴的代码,直摇头说,

“你们这是80年代的编程水平,我跟你说,90年代的人,都用C++!"

image.png

于是码农荣幸地成为了数学家们的宠物。

但这码农对自己二等公民的地位很不爽,其实量化与码农之间的政治斗争是此类对冲基金长期存在的,之前也有two sigma的华人码农抱怨过类似的问题。这位编程大师决定做些大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他向文艺复兴的系统传播电脑病毒:

image.png

难怪现在很多量化对冲基金对码农的态度都是——要用,但绝对不能重用。十几年后,这位码农荣幸地成为文艺复兴有史以来唯一被裁的员工。

文艺复兴期货部与股票部之间的政治斗争持续发酵,期货部以元老为主,一般是西蒙斯在数学、物理学界的兄弟;股票部以码农为主,都是IBM语音识别小组挖过来的。现在的问题是股票持续亏钱,西蒙斯也渐渐失去了耐心。

前面散播病毒的码农决定将功赎罪,于是他积极查找代码的错误。有一天,他终于发现了一个错误——股票价格木有复权啊!但由于他之前一直都是以一种搞笑的状态存在,领导对他的建议根本不放在心上。码农好沮丧,不断越级上访,终于大领导决定认真听他的意见,后来发现确实是个错,于是改过来了,就这样文艺复兴股票部开始赚钱了。

转眼到了1997年,文艺复兴管理9亿美金,大多数还是期货。西蒙斯希望内部共享,类似谷歌那样开源代码,这样可以促进交流。

image.png

另外有公式化的奖金分配方案:

image.png

管理上会透明很多,比知乎量化强多了:

image.png

文艺复兴因子开发遵循3个步骤:找到价格序列中的异常规律;确保整个规律是持续的、非随机的;看看能否找到合理的解释。不过文艺复兴经常忽略第三步,因为如果一个交易很有逻辑的话大概率已经被别人发现了。因此他们敢于交易那些没啥逻辑但统计显著的事情,这是他们成功的关进。所以说:投资不需要逻辑。

文艺复兴也不需要996:

image.png

文艺复兴大部分人是Liberal或Libertarian:

image.png

但Mercer是右翼,所以经常有政治辩论:

image.png


迈向巅峰(1998-2008)

1998之后文艺复兴逐渐步入稳定期,但期货部分仍占公司收入的90%,股票只占10%,期货和股票之间也是完全独立的,两边的人员不会共享任何成果。

面对科技泡沫,文艺复兴也试过一天亏损8、9亿美金,不过最终也挺了过去。到了2000年,文艺复兴的名气已经相当大了,纽约时报有他的长篇专访,相信所有人都是从那篇专访中了解到文艺复兴。文艺复兴最近5年(1995-2000)的夏普比是2.5,这基本保证20年不会有年度亏损,但季度亏损还是会有的,此时规模是40亿美金。

步入2001年,文艺复兴在数据收集方面进一步发力,收集了行情、财报、新闻等所有可以收集到的信息,争取提前3秒、3分钟、3小时、3天、3周、3个月预测价格的变化。文艺复兴每天下15000-30000笔单,但更多是算法交易,这与高频交易不大一样。高频交易一般指持仓时间很短的交易,比如持仓几十秒、几分钟;文艺复兴持仓1、2天。

文艺复兴逐步扩展到其他市场,加拿大、德国、香港等,在整个90年代,文艺复兴的夏普比是2倍左右,到了2003年,达到6倍,这是分散化的效果。

此外,文艺复兴开始寻求高杠杆操作,比如篮子期权。比如当时文艺复兴50亿美元的资金,但持有的合约价值高达600亿美元,另外当时篮子期权还可以避税,因为这些场外期权期限超过一年,属于长期资本利得税。不过后来美国税务局调查文艺复兴,认为它欠税68亿美元,直到2019年还在争吵中。这件事在文艺复兴内部也有争议,左翼认为逃税可耻,右翼认为是合理避税。

当然,之前那位码农追领导女儿太拼,后来领导女儿结婚了宾客搞不懂新郎是谁,囧啊。他是贯穿全书的珍珠。

然后有人抱怨交税太多的,西蒙斯说“你没赚那么多钱,就不用交那么多税”。

image.png


后来,随着股票部门赚的钱是期货的2倍,期货老员工逐渐失势,而股票的负责人以右翼码农为主,期货以左翼数学物理学家为主。右翼的Mercer开始了对左翼的进攻,特别是左翼大佬Nick Patterson。


image.png


随着Mercer逐渐掌权,人们不大敢在意识形态上发表跟他不一样的意见,比如关于气候变暖、进化论等等,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image.png


2003年之后,文艺复兴规模停留在50亿美金止步不前。为了大幅扩张,文艺复兴开始从竞争对手处挖人,并且开始大规模招聘外国人。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些外国人做量化面试题非常厉害,而且总是一个模式的——显示困惑,然后故作思考,最后灵机一动——应该是准备过相关题目的答案。所以说,面试准备很重要啊。

钱多了之后矛盾反而更多了。比如之前的码农表示对西蒙斯吸烟的习惯很不满意,西蒙斯安装了一个机器解决了这个问题;另外关于文艺复兴占用政府土地建楼引起了争议,右翼的Mercer当然是支持建楼的,这引起了左翼员工的不满;还有就是新老员工的矛盾,文艺复兴招聘的很多人进来时已经40、50多岁了,工作10年50、60多岁了,各种疾病缠身,工作效率降低;而新招的员工血气方刚,比如一个数学博士进来没多久工资加奖金就有4000多万美金,却依然不满意。

斗争的矛头逐渐指向Mercer、Brown甚至西蒙斯本人。那位数学博士带头起义:

image.png


所以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西蒙斯做出了让步,改变了奖金分配方案。随着老员工的离开,新员工势力逐渐增强,特别是来自东欧的新员工。

两个来自俄罗斯的新员工(前DE Shaw员工)利用HR的疏忽没有签订非竞争协议,他们表示会加盟文艺复兴的对手千禧基金。

西蒙斯感到害怕了,因为这两个人掌握了文艺复兴数百万行的代码,西蒙斯对此表示愤怒。但对他打击更大的还在后头——他的另外一个儿子意外去世了(之前已经去世了一位先天残疾的儿子);另外,一个业绩斐然的中层干部在策划谋反,工作中抵触情绪非常明显。西蒙斯也挺无奈,比如那名中层干部手下6个人,占了股票团队的三分之一,他离开之后损失惨重。而且任何离开的人都会与自己竞争。

时态紧急,西蒙斯召集了文艺复兴核心元老(包括那名追领导女儿失败、建议用C++、散播病毒的码农)和高层在家中开会,码农首先放炮“如果那个人不走我就走”;Mercer、Brown两个右翼大佬平时牛逼轰轰关键时刻认怂,表示“这年轻人水平可以的思想可以慢慢引导嘛”;码农说“你们咋这么怂人家都点名让你们两个滚蛋了”;西蒙斯无奈,为了表示安抚,给那位带头谋反的中层干部升了职。但另外两个俄罗斯人还是离开了。后来码农和另外一个资深员工离职抗议,那名员工开了个数学博物馆。

进入2004年,文艺复兴的夏普比达到了7.5,里面的人都变得非常富有,难免有点懈怠。西蒙斯想有更大的挑战。文艺复兴至今为止的策略都是短线策略(但不是高频),西蒙斯想开发一些长线策略,所以另外发起了一个基金。

研究人员经过分析财务报表等低频数据,认为持仓一个月左右的策略可以做到每年跑赢指数几个点。进入2005年,文艺复兴的大奖章基金过去15年的费后年化收益达到38.4%,要知道它保持着5%的管理费和44%的收益分成(开始是20%,逐步增加到44%)。西蒙斯开始招募了销售团队,这些都写进了新基金RIEF的宣传手册中。RIEF首战告捷,募集140亿美金。

销售人员其实很不想让Mercer参加跟客户的会议,尽管他身居高位,因为他意识形态过于浓厚,而且经常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观点。比如客户问他们为什么赚这么多钱,Mercer会说“你听我说,我们有一个信号;有时候它告诉我们去买Chrysler这支股票,有时候他告诉我们去卖“。但其实Chrysler这只股票早就不存在了。每次Mercer说话他的同事都很紧张。

image.png

进入2017年,RIEF规模达到340亿美元,但西蒙斯仍有一个心结。4年前离开的两个俄罗斯员工,在千禧基金每年盈利上亿美元。尽管打了多年官司,但西蒙斯并未占上风。后来,西蒙斯跟千禧基金的老板见了几次面,不欢而散;不过,后来千禧基金的老板愿意解雇两名员工,并给西蒙斯2000万美元,这件事就此结束。

2007年8月,金融危机开始露出苗头,RIEF损失惨重,文艺复兴高层开会商量对策:

image.png


Mercer, Brown, Laufer(早已退居二线的第二号人物)表示相信模型,越低越买;但西蒙斯却认为需要主观干预,及时止损,毕竟或活着最重要。于是文艺复兴开始清空股票,大奖章一周之内损失10亿美元。不过后来很快西蒙斯重新启动交易,策略继续赚钱,员工抱怨说其实不停程序的话能赚更多,但西蒙斯不敢赌。

2008年,大奖章盈利86%,西蒙斯个人盈利20亿美金,并去国会发言,跟他一起的有索罗斯、保尔森等,西蒙斯正式进入对冲基金顶级大佬行列,迈向人生巅峰。


新的征程(2008-今)


进入2009年,RIEF继续亏损6%,而标普500上涨26%,投资者终于明白西蒙斯说的“RIEF和大奖章很不一样”是认真的。于是,投资者加速逃离,RIEF仅剩50亿美金。2010年,RIEF继续表现不佳,另外一个期货基金RIFF也不尽如人意;西蒙斯英雄迟暮,宣布退休。

此时的西蒙斯拥有身家110亿美金,而且未来几年每年依然增长10几亿美金。西蒙斯赚够了钱,是时候考虑如何花钱了。

西蒙斯退休好主要投入数学和自闭症的研究,因为他女儿有自闭症。码农离开两年后返回文艺复兴,他也赚了5000万美元。Mercer继续反对全球变暖,但似乎被人误导了。

2010年,美国废除了政治捐款的限制,富豪得以通过PAC资助候选人。西蒙斯开始资助民主党,Mercer则资助共和党。

image.png


随后Mercer和他的二女儿积极参与保守派政治活动,购买了班农的假新闻网站Breitbart New 50%的股权,随后购买了剑桥分析用于总统大选。

随着2012年罗姆尼竞选失败,Mercer的数据分析认为建制派后候选人很难胜出,于是他们转去支持特朗普。2015年,剑桥分析在英国发力,对英国脱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Mercer先是支持克鲁兹,后来转去支持特朗普,并让班农和Conway加入特朗普的团队。

然后,西蒙斯全家都是Liberal,左右矛盾的冲突无法避免。

image.png

西蒙斯的朋友认为西蒙斯要阻止Mercer,但西蒙斯知道在美国不能因为政治观点裁员,而且职业表现与政治观点无关。

image.png

后来特朗普当选,西蒙斯异常沮丧,但Mercer却很高兴,矛盾渐渐激化。

image.png

最受伤的还是那位码农,他以前追求过Mercer的女儿,写了50页的情书,却没有收到回复。而且他是注册的民主党,还是个移民,对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极端反感。因此特朗普当选让他很痛苦,他删除了脸书上所有的好友。

码农感到痛苦的是:Mercer从文艺复兴赚钱,然后资助特朗普,没有Mercer特朗普绝不可能当总统。他觉得自己也在帮文艺复兴赚钱,似乎自己也帮特朗普当总统。于是他开始散播关于Mercer的坏话,别忘了,这个码农是Mercer招的,他当年给Mercer修改了股票复权的错误,还追求过Mercer的女儿,是Mercer的铁杆,Mercer私底下当然跟他说过很多话。

很快Mercer也知道码农在说他坏话,随着特朗普各种针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的奇葩政策相继出台,码农越发愤怒了!

image.png

当然,Mercer说一切与他无关,他并不喜欢特朗普,只是讨厌希拉里而已。(2016年大选,90%的特朗普支持者并不喜欢特朗普,只是讨厌希拉里而已)

Mercer其实对这种左右意识形态争论很在行,他甚至把它当成一种爱好。之前他就跟文艺复兴里面更左倾的Patterson天天辩论此类政治话题。小码农充其量中间偏左。

小码农权衡利弊,决定主动出击。他联系了媒体,继续发表他的观点“我给文艺复兴赚钱,Mercer的钱一部分来源于我,他自己有钱,不需要社会安全网等福利,但别人需要;Mercer利用我来实现他的政治抱负;我对此感到很不爽……”很快文艺复兴联系小码农说他被停薪留职。

小码农知道自己不会有事——自己是文艺复兴的资深老员工,大把比自己资历浅的员工文艺复兴都不敢辞退,因为掌握了太多的秘密——困难在文艺复兴这里。

此时此刻的Mercer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社会舆论说是他跟他的女儿帮助特朗普当选总统,但特朗普不会感谢他,恨他的人去他家门口抗议,甚至给他死亡威胁。Mercer增强了保安。不过,后来文艺复兴还是炒了小码农。

image.png


然后,Mercer的麻烦一桩接着一桩。到了2017年,文艺复兴规模达到了500亿美元,很多都是机构投资者,比如政府基金、养老基金等。Mercer的反公立部门言论严重损害了这些部门的利益,他们威胁从文艺复兴撤资。与此同时,文艺复兴的社会形象日趋下降,媒体敌意日益浓厚,这也降低了文艺复兴内部的士气。由于文艺复兴招聘的很多事数学物理学家,而他们天然是左翼自由派的支持者,这也导致了很多关键人物威胁辞职。

此时此刻,西蒙斯再也坐不住了。2017年10月,西蒙斯约谈Mercer,请求他辞职。因为外界对文艺复兴的敌意和密切关注让文艺复兴的人都觉得很不自在。后来,Mercer辞去co-CEO职位,但保留研究员;他也把班农网站的股份卖给了他的女儿。

比Mercer更惨的是他的女儿。比如走在大街上也会被人恐吓。另外两百名科学家联名要求某博物馆把她从董事会除名。后来Mercer家族逐渐跟班农脱离联系,但依然是共和党的主要资助者。

2018年,西蒙斯身家达到了230亿美金,他的对手们,保尔森、巴菲特等,表现都大为逊色。量化交易渐渐成为主流,而传统交易方法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环。到了2019年,西蒙斯盈利15亿美元,竞争对手Two Sigma的两个合伙人各盈利7亿美元。

IBM统计显示,90%的数据在最近两年产生,2020年的数据量将是2005年的300倍。随着计算设备的发展,策略生产变得自动化。

image.png

到了2019年6月,文艺复兴大奖章基金自1988年以来的发年化费前收益达到66%,费后39%,文艺复兴总规模达到650亿美元。

做股票市场的时候,文艺复兴不会预测单只股票自己的价格变化,只会预测相对其它股票、指数的变化。

后来小码农跟文艺复兴达成谅解,他可以继续投资大奖章基金。

西蒙斯已经80岁了,人生的目标还有两个:研究自闭症和宇宙。书末有大奖章1988-2018每年的收益率,费前平均66%,夏普2.08;费后年均39%,夏普1.92。我没有减无风险利率。但由于他收益率比较高,减2.5%的无风险利率影响不大。其实夏普比总具体数字看不是很高,但它胜在持续时间长,资金规模大,收益率很高。


babyquant总结


  • 西蒙斯很牛,但也不是一做交易就牛逼的,前10年很苦逼;

  • 后来牛逼了但策略也不是他做的,招了很多其他人来做;

  • 他的企业文化确实比其他公司好一些,但也不是一片祥和,内部政治斗争也很激烈;

  • 公司人才济济,水平最差大小码农也是宾夕法尼亚本科、斯坦福计算机博士自然语言方向,进文艺复兴的时候已经工作多年;其他很多人进文艺复兴的时候已经当教授多年;

  • 他的模型虽然牛逼,但市场剧烈动荡(2000、2008)的时候也忍不住去干预的;

  • 当然了,更重要的,可能他的对手没他那么能折腾。索普应该比他聪明,但1988年就金盆洗手了;

  • 当然,我觉得西蒙斯胆子也比较大,因很多自营都是8倍的夏普,做高频的;很多人2倍夏普的策略一般是做资管,不会自营。所以也说明西蒙斯不是做高频。

每日精彩,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期乐会微信公众平台。

感谢作者辛苦创作,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

纠错、投稿、商务合作等请联系邮箱:287472878@qq.com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