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其他 比口罩还难抢!螺蛳粉订单太火爆,有学校要开7个特色专业,网友:买出了奢侈品的感觉

比口罩还难抢!螺蛳粉订单太火爆,有学校要开7个特色专业,网友:买出了奢侈品的感觉

“我买的螺蛳粉要40天才发货,吃个螺蛳粉怎么那么难!”后疫情时代,口罩不再难求,一碗普通的螺蛳粉却让不少网友等到“花儿都谢了”。疫情之后,螺蛳粉走出了和其他商品不一样的“独立行情”,无需主播带货就已经脱销了。

受疫情影响,广西柳州的一张经济名片“螺蛳粉”在全国蹿红,成为许多网民的宅家必备品。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从多家头部螺蛳粉品牌了解到,目前袋装螺蛳粉仍无现货,只能预售,付款后少则半个月,多则40天才能发货。一时间,名不见经传的螺蛳粉出现了“一粉难求”的盛况。

为何当下螺蛳粉如此抢手?为何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这个新晋“网红”又是否能长红?

只能预售  40天才可发货

“螺蛳粉怎么还没发货?”韩冰(化名)每天都要刷一次淘宝订单,看看自己心心念念的螺蛳粉发货了没。韩冰不是唯一苦恼的人。近期,“螺蛳粉还不发货”、“为了吃螺蛳粉有多拼”等话题在微博上被热议,成了不少网友“舌尖上的烦恼”。

螺蛳粉是广西省柳州市特有的一种米粉,汤料由螺蛳熬制而成,再加上酸笋、花生、油炸腐竹、黄花菜、萝卜干、鲜嫩青菜等配料,具有辣、爽、鲜、酸、烫的独特风味,经过腌制发酵处理的酸笋是螺蛳粉的“灵魂”所在。

疫情期间,螺蛳粉成为许多网友的宅家必备,还在淘宝发布的“吃货宅家都在吃什么TOP20”站上了头把交椅,把方便面、自嗨锅、自热小火锅都甩在了身后。据饿了么2月25日公布的数据,螺蛳粉在一周内的外卖订单环比飙升了58%,且大多数都是送往写字楼。

记者在疫情期间通过螺蛳粉某头部品牌的天猫旗舰店购买了一款螺蛳粉,足足等了40天才发货。日前,记者再次购买该品牌的螺蛳粉,依旧显示要7月7日才能发货。记者搜索其他螺蛳粉品牌发现,几乎全是预售,没有现货,少则需要等待半个月,多则需要40天。多个品牌客服人员对记者表示,“螺蛳粉的生产受到疫情影响,加上广大网友对螺蛳粉热爱,目前积累和积压的订单很多,仓库会陆续发货。”记者看到,如今疫情过后,该产品页面显示,单个产品月销也有1万+,而其他品牌,甚至有单个产品月销7万+的,少则也有月销五六千。

广西螺霸王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汉霖在今年3月份,也就是国内疫情仍在持续的阶段,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去年同期大概一个月能接的订单将近一千多万元,而今年这个时候将近四千多万元,很多单都不敢去接了,因为产能跟不上,所以很多单都退了。

值得注意的是,网红李子柒也自带流量入局螺蛳粉,而在其官方旗舰店上,年后30天内螺蛳粉销售已超390万袋。因为销售太火爆,李子柒旗舰店还对螺蛳粉开启限购模式,每个ID限购3份。网友甚至调侃称,买螺蛳粉买出了奢侈品的感觉。

疫情致产能受限

实际上,螺狮粉的需求暴涨是因为疫情导致人们被迫在家用餐而引起的。对于发货慢的问题,螺霸王方面表示,过去的三四月份,虽然全国开始复工复产,但对工厂来说,早期复工复产有一定难度,因此导致螺蛳粉供不应求。以螺霸王为例,2月初时产能打了三四折,到2月末产能逐渐恢复。过去每天能产10万包,现在工人三班倒,每天产能已经增加到25万袋,但依旧供不应求。

除了工人复工跟不上,生产螺蛳粉的原材料也受限。螺蛳粉中的主要材料是酸笋、干米粉、酸豆角等,这些都需要经过二次加工,生产周期较长。据业内人士介绍,以酸笋为例,笋的产季一般在6月份,出产后还要一段腌制时间,而现在在用的都是之前的存货,满足不了一下子爆发的需求。

此外,在螺蛳粉的主料米粉方面,也比较缺货。螺蛳粉其中一个头部品牌好欢螺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虽然米粉来自于柳州本地企业,但供应也不及时。而好欢螺的其他原材料大部分从河南、上海和北京等地方运入柳州,调味料则是从河南过来的,因为原材料公司没有复工到位,因此好欢螺方面也难以加工生产。

据了解,为解决这个难题,如今柳州各家袋装螺蛳粉的生产企业都在积极对外寻找原材料,一些企业甚至去南宁或者桂林的米粉厂去选购米粉原料,同时紧锣密鼓扩建生产线。柳州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预估,今年预包装螺蛳粉订单相比去年同期至少翻了一倍,柳州螺蛳粉的产量已从去年的150万包/天,增长至250万包/天,但还是跟不上需求。

为地方创造70亿产值

小小的一碗螺蛳粉,却肩负着振兴一方经济的使命。据了解,为打造这一张名片,柳州市政府既出钱又出力,不仅组织螺蛳粉美食节、评选大赛等活动提升螺蛳粉的影响力,还出台多项鼓励、支持政策。该市2018年出台的扶持政策显示,对竹笋种植基地新种一亩补助1000元,豆角种植基地提供豆角架、防虫灯等补助。对于电商企业年度销售额1.5-2亿元的企业,给予一次性奖励15万元,超过2亿元的企业,给予一次性奖励20万元。

2019年,网红美食螺蛳粉已为柳州创造产值70亿+。按照发展规划,柳州市致力于在2022年将螺蛳粉打造成为“双百亿”产业,即袋装螺蛳粉的产值超过100亿元,原材料等附属产业也要超过100亿元。今年5月28日,中国首家螺蛳粉产业学院在广西柳州职业技术学院成立,并将于今年正式招生,计划招生500人。螺蛳粉产业学院将开设7个高水平特色专业,并制定课程标准及培训教材、打造师资团队。

从2014年开始,柳州的螺蛳粉就开始了产业化、品牌化的道路。柳州市商务局数据显示,到2019年末,全市已有预包装柳州螺蛳粉注册登记企业81家、品牌200多个,日均销量超过170万袋。2019年柳州市袋装螺蛳粉销售额已经突破60亿元。到了2017年,螺霸王、好欢螺、嘻螺会三大品牌占据了螺蛳粉领域88%的市场份额。

螺蛳粉的迅速走红,也吸引了产业资本的关注。目前包括海底捞、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都增加了螺蛳粉品类,还有头部投资机构开始四下寻找其中的潜力企业。此外,网红李子柒也强势入驻这个赛道,甚至打破了当下的市场格局。有数据显示,天猫上,疫情期间螺霸王280g×3袋螺蛳粉售价37.5元,月销量10万+;嘻螺会300g×5袋售价33.2元,月销量30万+;好欢螺300g×3袋售价38.7元,月销量45万+;而李子柒螺蛳粉335g×3袋售价39.7元,月销量破了100万+。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疫情之后,螺蛳粉的销量有所下滑。根据螺霸王方面的监测情况,疫情高峰期过了之后,螺狮粉的访问量比疫情高峰时期下滑了百分之十几,正在趋于恢复正常水平。有投资人认为,虽然螺蛳粉借助疫情迅速走红,也足够具备话题性,满足没吃过的人的猎奇心理,但是毕竟是小众食品,未必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个独特的口味,所以疫情之后,需求会回归真实的需求状态。

关注期乐会官方微信公众号

好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