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文章导读:《金融怪杰》是Jack D. Schwager三部同名作品中的第一部,本书是由Schwager以金融专家的视角对华尔街最成功的17位金融高手进行采访后撰写而成的访谈实录,他们中既有16年250,000%回报率的MIT电力工程师,也有屡次遭受灭顶之灾但最终以3万美元的投资赚回8000万美元的交易员,更有利用“一手”期权小单成就千万财富的传奇期权交易大师Tony Saliba。

Schwager用他们的真实经历诠释了“金融怪杰”的真正内涵,让读者从真实的交易中了解股市及衍生品市场的运作。自1989年首次出版后,《金融怪杰》已成为交易员和金融专业人士的必读书籍,也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最畅销的交易书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Tony Saliba是唯一一位期权交易领域的“金融怪杰”。Saliba的交易成就的原因除了非凡的交易能力还有严格控制风险的自律精神,正如《金融怪杰》中提到的“Saliba的交易成就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他收获的巨额财产,还有他收获财产的过程,他是通过运用范例式的交易方法和时刻保持非同一般的风险控制而收获其资产。Saliba成功实现连续70个月收益超过10万美元。仅有少数的交易员在成功交易几笔大单获利后、还能成为百万富翁。更少人能够成功保持其收益。能持续保持两个大事件带来的巨额收入、同时持续获利的,仅此一人。”

 TonySaliba于1978年来到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交易大厅。当了半年的职员之后,Saliba决定尝试自己交易。他找到了另一个交易员资助其5万美金,经历了一个不错的开端,随即便遭受打击、近乎自毁。在尝尽跌落人生谷底的感觉后,他改变交易技巧,从此开始铸就成功。Saliba的交易风格可以这么打个比方,就像游泳、只需做得比踩水好一些,日复一日小收小赚,同时他的期权头寸构造能在罕见的巨大交易机会来临时充分把握机会。他的财富建立很大程度是通过这样的大事件。其中本采访中提到两个大事件——Teledyne股票价格爆发、以及1987年10月股灾。

Saliba的交易成就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他收获的巨额财产,还有他收获财产的过程,他是通过运用范例式的交易方法和时刻保持非同一般的风险控制而收获其资产。

Saliba成功实现连续70个月收益超过10万美元。仅有少数的交易员在成功交易几笔大单获利后、还能成为百万富翁。更少人能够成功保持其收益。能持续保持两个大事件带来的巨额收入、同时持续获利的,仅此一人。

即使Saliba在交易领域的成功需要投入大量的功课准备,他仍然孜孜不倦分散投资至更多领域,其中包括房地产、软件公司以及连锁餐厅。总体而言,他的副业方面略有盈利,但这些已经极大地满足了他对多样性的渴望。

 在本次采访期间,Saliba正处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业务合作谈判之中:他要与一个法国银行洽谈资助事宜,成立一个大型交易公司,资助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他的目标是发掘并培育一代成功的交易员。

Saliba是个非常具有亲和力的人,刚与其接触五分钟,你会感觉俨然已经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一个真正喜欢与人打交道的人,举手投足间处处流露这种热情。

在原定采访的前一天晚上,Saliba出了个小事故,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大楼内的健身房大理石地板上滑到了。当我在预定时间到达见面地点,他的助手告诉我因为那个事故Tony估计没有办法在上午接受采访了。我留了讯息。Saliba当日稍后给我打了电话,为了让我不错过当晚航班、也不想麻烦我再跑一趟芝加哥,他专门抽出时间在几小时之后见面。

我们在拉塞尔俱乐部酒吧见的面,酒吧内空空如也、不会给采访带来过多干扰。起初,我的注意力过分集中在引导采访和提问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酒吧前方那个巨大的电影屏幕。随着采访渐入佳境,当Saliba正在回答其中一个问题时,我瞟了一眼那个屏幕。马上我就认出了那个火车上的场景来自电影《乖仔也疯狂》(RiskyBusiness),当时性感的瑞贝卡·德·莫妮正在勾引汤姆·克鲁斯。

我总是有个坏习惯:严重过度安排采访会面。而Saliba已经是我当日第三个采访对象,我已经有点开始感到疲惫和紧张。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别再去看那个屏幕,你已经很疲惫、难以集中注意力了。”我第二个想法是:“不充分重视Tony的回答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特别是Tony为了不麻烦我而一瘸一拐过来见面。”我的第三个想法是:“还好我是那个面对屏幕的人。”

什么促使你成为一名交易员?

高中的时候我曾经为许多谷物交易员做高尔夫球球童。到了大学,我一个朋友问我是否愿意做经纪商,当时我以为他所说的经纪商就是交易员、做的事儿都一样。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说:“没问题。太好了!在哪儿?”“印第安纳波利斯。”他回答道。我说:“哪个交易所在印第安纳波利斯?”“那儿没有交易所。你只要通过电话办公就行。”当时我对这工作的想象是(接到电话):“您好,纽约,买入;芝加哥,卖出。”上岗之后便发现,我其实是个销售人员。

几个月之后,我问办公室的同事:“这个行业里谁最挣钱?”他们告诉我,那必须得在交易池之内。从此我便决定到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进行场内交易,在交易池内我遇到一个曾经在做高尔夫球球童时服务过的一位交易员,他给我提供5万美元的交易资金。

一下子给一个曾经是你球童的年轻人5万美元资助,这应该挺非同寻常的吧?

的确,除非这人非常富有、并且因为高血压原因需要离开交易池。他在交易池内有一个席位,当时他只花了1万美元购买这个席位,他只需要能在一个客户账户中进行交易即可,我可以帮他做这个交易。

你怎么让他信服你能成为一个交易员?

他听说了有关我的传言,知道我在交易池内是个炙手可热的职员,基本上他是冒险给了我这个机会。

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的资金在前两周从5万增加至将近7万5。我建立波动率价差头寸(当市场变得更加波动时此类期权会挣钱),这些头寸当时都涨疯了。

你当时是否在想:“天哪,这也太简单了?”

我当时想,“没错就是这样!”我是个天才。然而实际上我当时正忙着建立与其他经纪商相反的头寸,他们都在平仓、退出市场、提取利润,我则独自承担了许多头寸。当时是1979年春季,隐含波动率水平十分高,因为1978年是十分波动的一年。可是,后来市场没有任何进展,波动率和期权权利金都崩塌了。六周之内我便几乎输光了所有钱,原始资本5万美元只剩下将近1万5美元。我自杀的心都有了。你记得当时1979年5月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发生空难,一架DC-10飞机坠毁、所有机上人员遇难么?那时正是我跌入谷底之时。

那个悲剧是否暗喻你情绪?

是的。我宁可与当时飞机上的一人进行交换。当时感觉糟透了,我想:“就是这样,我就这样埋葬了我的人生。”

你有没有觉得很愧疚,因为输掉的别人的钱?

是的,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在开始交易时你是否很自信?

起初,我非常自信,因为在我开始自己交易之前,我给一个经纪人做了四个月的职员,把他知道的东西都学了个遍。而失败时你是否觉得彻底没戏了?

是的。1979年6月,我决定我最好找一份别的工作。我去见了Levy兄弟,他们拥有一个连锁餐厅,是我父亲为他们建的。他们说:“任何时候你需要一个工作,你可以来管理我们任何一家餐厅。”于是,我说:“先别这么说。我再坚持一个月。”

有了这一个缓冲,你是否感觉更好些了?

是的,我说:“这样甚好,我账户里还有1万5美元。”

也就是说,在你人生中你稍作停止?

没错,没错。我的职业生涯中稍微停止了一下。于是,我决定回归交易所,再试一次。

那位资助你的人当时知道你损失了多少么?他说什么了么?

Jack这是个好问题。他每晚都会给我打电话。我交易生涯后期也给许多交易员资助过,其中三、四位每人损失甚至超过5万。我的资助人是个亿万富翁,他的表现却好像这是末日一般。

他是否要你把剩下的钱还给他?

没有,他只是一直唉声叹气。他的财富是通过继承得来,同时也有做生意赚到的钱。他并不了解期权交易。他买交易席位的原因就是为了有点事儿做。他跟我说:“如果你再损失5千美元,那我们就叫停。”于是,随后几周我在逐步减少我的头寸。

在那段时间,我向场内更有经验的交易员寻求建议。他们说:“你必须严格自律而且做足功课。如果你能够坚持这两样,你就能挣钱。或许你不会暴富,但是可以每天挣300美金,到了年底就是7万5美元,你要这么看问题。”这些话就像一下子亮起来的灯泡。我意识到这种小收小赚的方式才是我应该做的,而非把自己放置在巨额风险之中、去试图大赚一笔。

当时我在交易Teledyne公司期权,市场波动性非常大。因此我转向了波音,它的市场则更加紧凑、更窄。我于是成为了一个价差刷单员,每笔交易只挣四分之一个点甚至八分之一个点。

我严格遵守平均每天挣300美元的目标,十分奏效。这段时间让我学会了严格控制和纪律。

时至今日,我的信条依然是勤劳工作、做足功课以及严守纪律。我把这个信条传授给我的交易员们。

回到之前说的,与此同时,我仍持有Teledyne公司的一个大价差头寸,当时我正处在平仓的进程中。如果市场上涨,该头寸将亏钱。当时我交易波音已经有五周,有一天,Teledyne忽然开始迅速上涨。我急忙冲进Teledyne交易池把我的头寸平掉。我听见场内经纪商有订单进来,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正在回应他们的喊价。我当时运用交易波音的策略至Teledyne,而我每笔交易不止刷八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个点,改为刷每单半个点或数美元。

你的交易规模有多大?

我每次只做一手。那些交易员都非常不喜欢我这样,因为觉得我碍着他们做交易。他们更愿意交易十手或者二十手这样的大单。

也就是说,你来惹麻烦的?

没错。

你怎么样让人家愿意只交易一手?

在期权交易大厅,是先到先得。如果你有100手要卖,有人先喊价只买一手,你必须得先把这一手卖给这个人,再把剩下的99手卖给第二个人。经纪商可以忽略你的喊价,不过如果他忽略了你,那么他就违规了。

你有被忽略过么?

经纪商从来没有,但是场内的做市商有过。

你所说的经纪商,指的是填单员么?

是的,场内经纪商就是填单员,做市商是“本地交易员”、他们是为自己交易的,在期权交易所这两者是分离的。

你在Teledyne交易池是唯一只交易一手的交易员么?

大部分时间,是的。

你是否因此遭到很多嘲讽?

哦,必须的!他们一直管我叫“一手”。让我日子最不好过的那个人是交易池里最好的交易员,他已经挣了好几百万,基本上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传奇。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排挤讽刺我。他让我的生活简直苦不堪言。

在这些非常成功交易员的谩骂下,你的自尊心是否倍受打击?

是的。而且这种状态持续了将近一年,日复一日。

你有没有因此诱使自己多交易一点?

我有开始交易更多,不过不是因为那个原因。我的资助人是诱因,他在我输钱的时候是让我多么不好过。虽然他对交易了解甚少,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很有用的建议。他说:“Tony,银行贷款的人放出第一笔款总是非常谨慎小心,随着他心理上更加舒适,他会加大贷款的金额。你也需要加大你的交易规模。”

你在交易厅受到的骚扰最终怎么停止的?

在1980年时,他们首次引进看跌期权,当时最让我难堪的领头交易员非常反感看跌期权,说它们对期权业务不好、他不想交易看跌期权。我当时把握机遇、认真研究看跌期权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什么。我是最早开始交易看跌期权的做市商之一。

实际上,看跌期权开辟了一整套全新的策略

哦,难以置信!当时很多人交易方式都是固定的,即便他们只交易了短短几年。可能比你预想的还要快,那个领头的交易员开始跟我结交成朋友,并建议我们一起工作。于是我们开始研究高级策略,真正开始创新和抽象化。

你当时运用了电脑来做这些么?

没有,我们完全是人工做的一切。列出所有的“假如”情况。

你是否还得准确猜测价格以及波动率方向?

你对波动率的猜测还是得准确。然而,我们不需要盯住市场方向,因为我们做的价差足够大的差距。比如,一个期权可能被过度高估,因为在会员公司这个期权需求较多。

最终,我感觉我在做更多的工作,而那个顶级交易员则在交易池试图以己之力试图强压市场,他会偏离我们此前商量好的策略,甚至会做出有损我利益的交易。我好几次问他:“你在做什么?”他仅仅回答:“我改主意了。”

最终,我说:“算了,我自己单干。”我开始逐步加大交易规模。当利率在1981年和1982年初期开始突破最高水平时,我的策略十分奏效、并且开始挣很多钱。然后1982年大牛市中,我有一天赚了20万美元,在我们清算所的人们都不敢相信单子的数量和上面的数额,当时有大量的纸单子。

你当时在做什么交易?

什么策略都运用,我认为自己是个矩阵交易员。我交易屏幕上的所有产品,因为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然而,最基本的策略就是买入蝶式(一个在某行权价处多头或空头头寸、由一个反向的高行权价头寸和一个反向的低行权价头寸平衡——例如,一个多头IBM135看涨期权、两个空头IBM140头寸和一个多头IBM145头寸),然后通过一个“爆发式头寸”来抵消。

买入蝶式,你是指多中间部分还是多两翼(也就是较高和较低行权价期权)?

做多两翼。风险是有限的,如果市场没有较宽移动,时间衰退也会对你有利。(除非是有利的价格移动或波动率增加,不然一个期权的价值是随着时间推移而衰退。在相对平淡的市场中,离市场价越接近的行权价期权权利金的衰退比更远的行权价期权权利金衰退要快,即蝶式中间部分比两翼衰退快。)当然,我会尝试以最便宜的价格买入蝶式。

如果我能把足够的蝶式连接在一起,我的获利区间就会非常宽。然后我就会加上一个更远月的“爆发式头寸”。

什么是“爆发式头寸”?

这是我自创的一个词汇。一个“爆发式头寸”是拥有有限风险和开放式潜在获利的头寸,在大的价格移动和波动率上升时会获利。例如,由多头虚值看涨期权和多头虚值看跌期权组成的头寸就是“爆发式头寸”。

听起来这个“爆发式头寸”的统一特质就是当市场移动时,delta(标的市场价格移动一个单位、期权头寸发生相应的预期价格变动)增加对你有利。也就是说,你是在押注波动率。

没错。

实际上,这跟你使用的蝶式是相反的呀。

是的,我在近月使用蝶式,时间对我有利,而爆发式头寸应用于远月或更远月。然后我在通过刷单交易来补充帮助支付爆发式头寸产生的时间衰退。

换句话说,爆发式头寸是你用于押注大市场移动的,然后刷单挣的钱是支付账单的,也就是爆发头寸的时间衰退成本。

没错。

你总是用一个头寸抵消另一个么?换言之,你总是delta中性么(当价格无论朝哪个方向小幅移动,期权头寸总价值几乎保持不变)?

大部分情况是的,不过偶尔我也会放上一个净头寸。

你首个特别大的交易是什么?

1984年Teledyne。当时股价大跌,我的头寸是10月份虚值看涨期权。然后,股价慢慢回升,然而太平洋海岸交易所当时也挂牌Teledyne,开始压制我的多头。他们每晚收盘时候都不断打压价格。当时我没有选择回避,反之,你打压我的多头,我还偏要买。“你要以1又1/4卖,我就要1又1/4这个价格买50个。”这种状况持续了10多个交易日。

为什么太平洋海岸交易所的交易员要压制看涨期权?

当时股价从160跌至138,然后回升至150。我猜他们是觉得股价不会再升高了。5月9号上午9点20分,他们停止交易Teledyne,因为相关新闻还没有发布。后来收音机上传出新闻:“Teledyne宣布以每股200美元进行股票回购。”

回购他们自己的股票?

没错。股价当时$155,我有$180看涨期权。一夜之间,我赚了好几百万。股票最终升至$300。后来的四到五个月收成颇丰。

在这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的目标之一是在30岁钱当上百万富豪随即退休。虽然我25岁钱就已经有百万。但是我还是决定等到30岁再退。1985年5月5号,是我30岁生日,当时我走下大厅,跟所有人说再见,就这样。我从来没有准备再回到交易大厅。

那当时你挣了多少?

大概8-9百万美元吧。

你当时知道下一步打算干什么么?

并不太知道。我想我还会在这个行业在干一段时间,但不会在交易池交易了。

你的退休生活保持了多久?

将近四个月。

你是否甚感无聊?

没错。我想念交易市场,我想念那种刺激和兴奋。

所以说,最起初金钱是目标,一旦实现,它就变成——

是的,它就变成次要的了。也许如果当时我有了妻子和孩子,或者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人,我也许就不会回来。但是交易是我的人生。它让我觉得有意义,它给了我存在的理由。

我知道你最好的交易记录就是1987年10月份股灾那一周。能跟我分享一下么?

我当时在期待一个大的移动,但不知道是上升还是下降。于是我就用了当时Teledyne交易同样的头寸。

蝶式价差结合一个爆发式头寸?

是的。

这个情况下,爆发式头寸由什么构成?

在这个情况下,通过购买远月虚值看跌期权和虚值看涨期权构成。为平衡该头寸,我买入近月蝶式价差,蝶式价差可以通过时间衰退获利。

是什么让你感到市场将会出现大移动?

通过当时九月份出现的剧烈波动就可以感受到。

你当时觉得这个移动是下行方向的么?

实际上,我觉得是在上行的。期初,我以为股市要上升突破旧时高位。

什么时候你改变想法了?

在股市崩盘前的那个周三,市场已经开始散架。周四,股市并没有反弹,但是有微小震荡。这种情况下,如果周五反弹走高,我就会比较疑惑,但是周五市场已经瓦解,此刻我就十分确认,市场将走低。

因为是一周最后一个交易日的缘故么?

是的,周五的表现和下周一后续变现、至少是开盘,有着很高的相关性。

你是否预见到周一将发生的移动的程度?

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么?我以为周一市场会低开,然后急转直下,然后反弹至没太大改变位置。我那周五其实还买了虚值看涨期权作为保护。

但你说过你认为市场会下跌对吧?

是的,但是我还是想有些保险。曾经有个交易员跟我说:“Saliba,你就是这样,在第二个选择没有到手是坚决不放手第一个选择。”这就是我,我总是有保险。

然而,你依然十分自信周一股票市场会大跌。根据1988年4月的Success杂志封面故事中,文章内容显示你十分确定市场将会崩溃。文章中同时提到,当日你甚至特意去了办公室而没去交易大厅,就是为了避免被交易池里的的疑惑情绪影响而退出头寸。这种情况是否极为特殊?在一个交易日去办公室而不是交易池?

是的,如果我交易,我肯定在交易大厅。但是那篇文章其实很误导读者。文章写成那个样子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杂志销量。他们让读者读起来感觉我那天没去交易大厅是我早就计划好的,其实不是。我当时担心我的清算公司持有的那些头寸,其中一人的头寸尤其大,而且还没有平仓。我在跟他通电话的过程中用了大量时间。所以说,其实事情本身没有杂志说的那么戏剧性,但的确我那天没去交易大厅。

你那天不是卖出你的席位么?那你必是很有信心市场会大跌才会卖出席位的。

我在开市前卖出的那个席位。当时想着即使我不卖,总有人会卖的。我反正有七个席位,只卖了一个。

那是你第一次交易席位么?我的意思是,席位交易并不是一个特别流动的市场。

是的,那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一天之内把席位卖了再买回来。但是我之前交易过席位。我会根据我自己对市场的情绪来进行交易。一般情况下,我会做多(持有)席位,因为我相信我们这个行业。

但在那种情况下,看起来是个很好的交易?

我当时想:“哎我的席位存在很大的风险敞口——价值数百万美元——我要进行一些保护措施。”于是我在那天早上以卖出了$452,000卖出一个席位,然后下午又以$275,000买了回来。

那个周一你挣了多少钱?

那已经给我带来好多麻烦了,我更愿意不公布。

很显然,你那日挣大钱的法宝是虚值看跌期权。在周一收盘时,你继续持有多少百分比的头寸?

将近95%。

你继续持有了大部分的头寸!但是利润如此巨大,难道及时提取收益不是更诱人么?

我没有选择提取利益的原因是我觉得多头看跌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