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百家讲坛中于丹教授谈论语心得,突然触及到我的灵感。交易者成长之路是否也和论语中的说法相同呢?近期我一直在研究中国古典哲学。孙子兵法、道德经、三国演义等等文学作品中,确实蕴含着宝贵的哲学思想。也许我们应该把精力投入的重点,从交易之术转变为交易之道。有意思的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的成长之路和在交易中的成长之路正好重合。这也许能让我有一些更深的感悟。 节选自《走出幻觉,走向成熟》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孔子

延伸阅读:

(连载一):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连载二):三十而立

1

顾名思义,不惑就是对市场上的所有现象不再迷惑。如何才能做到不惑呢?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能够不迷惑,第一种人是找到了确定性,能够分析和预测未来的人不会迷惑;而第二种人是知道不可能找到确定性,并且知道未来是不能够被分析和预测的人不会迷惑。而只有不断追求确定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第一种人。

也许我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那么请看看二十世纪公认最伟大的三个理论发现对于未来的阐述吧。相对论的创始人爱因斯坦指出:世界具有绝对的因果性、结果必然是由原因产生,但他同时承认能够预测未来的公式中必然存在着不确定性;量子论的观点是抛弃了因果关系,认为“有”可以产生于“无”,那么结果并不一定非要有原因不可。

而混沌理论认为:事物的发展是可以产生“分形”的,他并没有解释因果关系是否存在的问题,而是跳过这些本质来探讨现象,至少混沌理论认为失之毫厘将会差之千里。重大的事件并不需要重大的原因,因为自然界具有封存效应。如果这些都不能打消人们对确定性乐此不疲的寻找,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寻找确定性并不能让你不迷惑,相反只有在意识到确定性并不存在,从而接受这个现实而停止对确定性的寻找才能使我们的心灵得到平静、并且不再感到迷惑。


2

这里我来详细的解释一下前面一再提及的“同样的原因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吧。事实上,这种提法并不科学。世界上没有两片树叶是相同的,那么就不可能有所谓的同样的原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任何分析都不会有意义。我们的分析不就是在通过总结、归纳所谓相同的原因,而寻找具有再现性的结果吗?所谓预测和分析的含义就是建立在相近的原因产生相似的结果,但在资本市场上不容易成立。那么我所谓的同样的原因,是在对于不同事物进行人为总结和归纳后的相同原因,这种总结和归纳具有不同的细致程度。

股市上来,我们不难发现同样的原因绝对有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无论你对同样的原因归纳的如何细致,同样都是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的。这里的例子随手都是,天天见到,例如,2014年一季度经济公布后,经济低于预期,此前和此后,A股一路下跌;而2014年七八月份公布的经济数据,也是显著低于预期,但是8月份公布的7月较差经济数据,没能使股市下跌,而使股市高位横盘,然后又很快向上涨了6%,9月份公布后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股市只是下跌一两日,又开始上涨,路径差别挺大。

自身认为:影响股市的因素太多,经济、政策、事件、证券市场改革、货币政策、海外经济等等,每一个条例还可以细分为很多个子例,纷繁复杂,人类难以解密。根据过去十年券商对股市下一年的走势判断来看,80%的券商都会判断错误,20%判断对的券商在下一年又判断错了,似乎没发现哪个券商对下一年股市的走势判断,能连续三年都正确的;很显著的是,每家券商在每一年的年底都会推出来年的十大金股,但是一年后,你会发现,只有两三只股票会成为牛股,还是真的牛市,只是涨幅不错,其他80%股票都是烂股。


3

自身根据多年的交易和研究表明:在行情的不同阶段或不同环境、不同时段,同一个因素对于行情的影响因子是不同的,比如在趋势初期,该利多因素对行情没什么影响,但在趋势中间阶段,该因素出来,会加速行情的上涨,影响因子的权重会增大所以市场中采用所谓的量化模型来交易,包括量化选股,量化判断方向,等所谓的量化模型,是对过去历史的模拟,得出的固定权重的因子,该模型在对外判断的时候,基本上很少能判断对,因为未来的时候,这些因子的权重会不同,未来不等于过去,对过去模拟的越吻合,对未来的判断越失真,和程序化交易类似。

我想起一件有意思的事,那就是我在向我老妈讲述我的交易技术时,举例说明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和一个失败的案例。但我老妈并不以为然,她找出了在两个案例中(期货合约)所不同的地方。她认为正是由于这些不同点,所以才产生不同的结果。事实上,这些不同点确实存在,并且没有两个事物是没有不同点的。问题是这些不同点是我忽略的部分,甚至我看不出这些不同点和未来的涨跌有任何相关性。我问老妈你能否把这些不同点,编制为刚性的交易规则吗?我是说不符合这些规则,你就不能操作。她无法回答,我明白他的思维方式,她不能接受不确定性,这是由她的本能所决定的。她必须捍卫他那种与生俱来的线性思维。

市场只有两个方向,交易只有两种结果,那就是涨与跌和赚与亏。面对现实吧,市场存在了好几百年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能够准确预测未来的方法,任何方法都可能产生相反的结果。无论你是多么的细致归纳相同点。


4

认识我的人不难给出我这样的评价。他们都认为我在获利丰厚的时候显得过于谦虚,因为我总是说这是好运气的原因;而他们同样认为我在亏损的时候太过固执,因为我总是为亏损辩护,指出我所使用系统的合理性,而拒绝承认我犯了错误。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一次暴利还是连续的亏损,我做的都是同样的一件事!这就是不以成败论英雄、不以得失论对错。

我曾经也做过“参数游戏”,也就是通过修改系统中的一个参数,就可以避免这一次失败。但我现在知道这是多么的可笑,因为解决了上次的问题,可能还会在未来多出很多本不会出现的新问题。我相信好的系统应该是在大范围参数下都能获利的,如果你的系统脆弱到改变一下参数就能由赢变亏,那么你的系统绝对不是什么好系统,要知道市场特性也总是在缓慢改变的。

我曾经也陷入过通过对原因细致归纳来提高收益的怪圈,事实上,只有简单的东西才是可行的,理论大厦可以是庞大的,但大厦的基石就是那么少数的几根。


5

我曾经也陷入过通过对原因细致归纳来提高收益的怪圈,事实上,只有简单的东西才是可行的,理论大厦可以是庞大的,但大厦的基石就是那么少数的几根。

一根均线就能让你获利、两根均线就会让你迷惑、三根均线就能使你无法操作。 

我系统中的核心思想就是:放长利润、截断亏损。这个方法是简单的,否则我还是深陷困惑之中。

所谓四十不惑,就是指从“知道”到“做到”的提升。别小看这一点,这需要漫长的时间。我个人的经历是这样的:2000年以后,大盘三次跌破2000点。其中前两次都在不久后见底回升,而最后一次则走出了崩盘的走势。我的操作是前两次都平仓了,而最后一次却不敢再次止损,那次我损失惨重!有意思的是,那是在知道交易之道以后,由于对交易之道的怀疑而产生的重大亏损。事后分析那件事,我已意识到除了平仓三次以外,我别无选择。我是说心平气和地接受前两次的成本、理直气壮的享受最后一次的利润。

现在回想起来,我有相当一段时间内,是在理智上放弃了确定性,而在潜意识中还在不断的追求确定性。我有三次超过50%的亏损,除第一次是不懂的交易之道外,剩下两次都是在“三十而立”之后。我为什么买入达尔曼呢?是因为我认为第一次大庆联谊的失败是由于业绩虚假,并且买入价位太高了。我的下意识告诉我,只要买入长期下跌,并且长期筑底后开始上扬的股票就能必然盈利。但我错了!达尔曼不但业绩同样虚假,甚至暴跌的幅度比大庆联谊还大。我为什么买入康赛呢?是因为我认为业绩是绝对不可信的,同时达尔曼我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他虽然在底部筑底,但它相对于大盘是在反复的走弱的。那时我相信走势比业绩先行,所以只要买入相对于大盘持续走强的股票,即使他是垃圾股、他也必然有他上涨的道理,我是说后期会有利好兑现。有意思的是,重组的利好确实公布了,当时仍旧让我亏损50%!算了吧,让见鬼的确定性滚蛋吧!除了止损能够保护我。

6

“三十而立”的时候我明白只有舍弃才能获得,而现在我明白了只有心甘情愿的付出成本,才能理直气壮的享受回报。所以从此以后我不再迷惑了,不再追求确定性了。我能接受那些必然出现的亏损,我是说心甘情愿地接受。当你做到四十而不惑的层次后,你就应该能够长期必然获利了。但是这种利润也许并不算大,甚至你根本无法逾越50%正确率的屏障。我现在所处的阶段可能达到了理智上的不惑,但心灵上还是会多少对亏损耿耿于怀,毕竟我们都是人,对吧。好在我能用理智战胜心灵,而不是心灵战胜理智。从此以后我就开始漫长的用规则来约束心灵的折磨过程。 

古之欲求长生者,非闻道难也,悟道难矣;非悟道难也,行之难矣;非行之难也,终之难矣!大道是空洞的,是不容易让人理解的,更是不容易让你做到的。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的阶段必然能够闻道,三十而立的层次已经可以悟道了,四十而不惑就是开始行之。至于能不能终之,那就是以后坚持的事情了。这时的交易者,不是在交易市场,而是在交易自己的信念(系统)。我是说不在考虑市场会怎么走,而是考虑自己该如何做正确的事情。

每日精彩,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期乐会微信公众平台。

感谢作者辛苦创作,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

纠错、投稿、商务合作等请联系邮箱:287472878@qq.com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